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41章 第 41 章

作者:薄荷貓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天晴書院=www.azhomereports.com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隨著沈知倦再次關上門,他眼前的場景也發生了改變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喜房消失,他眼前出現了水墨構成的世界,山水是墨色的,草木是墨色的,連水里的魚,天上飛的鳥,都是墨色的。

    沈知倦好奇地踩上了眼前的石橋,雖然看著只是細細的線條構成,但腳下卻是石板堅硬的觸感。

    他又碰了碰石板縫隙中的小草,柔軟而濕潤。

    他好奇地左摸摸右碰碰,這種獨特的體驗,差點讓他忘記了他還被困在畫中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,他才抬腳繼續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不知走了多久,他終于在單調的墨色之外看到了一點紅色。

    他快步走了幾步,發現那就是之前在畫上看到的芙蓉花。

    也許這里,就是出去的關鍵。

    他加快了速度,走近了才發現,芙蓉花后,竟然是一處小小的院子。

    和外面的水墨畫風不一樣,這個小院子看著非常正常,正常到沈知倦都有點不適應。

    院子用籬笆圍起來,院子一邊種著一叢竹子,竹子下擺著石頭桌椅,另一邊則種著菜,養著雞,后方則是一個青磚建起的古色古香的小房子。

    就在沈知倦遲疑著要不要走進院子的時候,那房子里突然走出了一個書生打扮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拿著一本書,另一只手拿著一疊小米,一邊看著書,一邊灑著小米喂雞。

    這要不是在一幅畫中,還顯得挺溫馨閑適的。

    沈知倦走上前去:“這位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有點卡殼,不知道應該怎么稱呼對方。

    但他沒想到,他的聲音竟然把對方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書生手里的小米灑了一地,瞇著眼睛朝他看過來,隨即驚訝道:“竟是個人!”

    沈知倦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眼神,別的不說,好歹沒有給他換個品種。

    書生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用詞不對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抱歉啊,在下許多年未曾見過生人面孔,說話唐突了!

    “快請進!”他熱情地打開籬笆門,拉了拉卻沒拉動。

    沈知倦猶豫著指了指旁邊:“也許,門在這?”

    書生尷尬地撓撓頭:“哈哈哈哈,在下眼神不太好,您多擔待!

    沈知倦:“……”

    書生總算找到了門的位置,讓沈知倦進來。

    兩人就坐在竹子旁的石椅上。

    書生還特意煮了一壺茶,沈知倦好奇地嘗了嘗,發現竟然真的有茶味。

    書生也抿了一口茶,似乎不太滿意:“太多年了,我都快忘記龍井的味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知倦頓了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差點忘了!睍置δ_亂地放下茶壺,拱手行禮道,“在下紀寅!

    沈知倦記得師道長說過,器靈天生天長,是沒有名字的。

    師道長也沒有親眼見過器靈,所以沈知倦一開始也并不知道書生到底是不是器靈,這才終于確定下來。

    他試探著問道:“你是鬼魂?”

    紀寅的表情茫然了片刻。

    隨即輕輕嘆息一聲:“是啊,我都忘了,我已經是鬼了!

    就在沈知倦想繼續詢問的時候,忽然,一個小小的白色身影出現在了院子里,無頭蒼蠅一般轉了幾圈,才像一顆小炮彈一般沖進紀寅的懷里,還發出奇怪的嘰里咕嚕的聲音。

    紀寅熟練地摸了摸它:“丹青,你怎么了?怎么這么久才回來,是不是又迷路了?”

    沈知倦這才看清,這竟是一個長著一對透明翅膀的白色小人,不過手掌大小,通體雪白,只有眉眼像是墨畫上去的一般,此刻正生動地表達著他的情緒。

    紀寅安撫地拍了拍他的頭,才對沈知倦解釋道:“這幅畫是我所畫,而丹青就是這幅畫誕生的器靈,這是我給他起的名字!

    這幅畫中,竟是器靈和主人的鬼魂共同生存的。

    雖然沈知倦在看到兩人的相處后,隱約有了猜測,可真聽見紀寅說出來,還是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小器靈丹青委委屈屈地在紀寅懷里蹭著,還時不時指著沈知倦的方向,似乎很氣憤的樣子。

    紀寅無奈地看向沈知倦:“丹青說你太過分了,他好心幫你認清自己的心,確認自己喜歡的人,你不謝謝他,居然還戲弄他,他現在很生氣……”

    沈知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到那個八塊腹肌的手機屏幕,雖然很不想打擊小器靈,但還是忍不住說道:“可他也不太準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器靈似乎聽明白他的話,氣得在屋子里轉圈飛,時不時還會撞到東西。

    最后還是紀寅把他抱住,摟在懷里安慰了好一會,才勉強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紀寅對沈知倦說道:“丹青是不會錯的,有時候人看不清自己的內心,反倒不如它明白!

    沈知倦愣了一下,才道:“可我都沒跟他見過面……”

    紀寅說道:“有人白首如新,有人傾蓋如故,這世間情之一字最是奇妙,誰也不知道會遇到誰,又會和誰產生情愫,或許連月老都算不明白這種緣分……”

    沈知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起了那根據手表亂牽紅線的月老,居然覺得紀寅說的很對。

    可是他和酆暮……

    沈知倦腦子里又浮現出那塊手機屏幕,趕緊晃晃腦袋,把這段記憶清出腦海,趕緊說起正事:“你們每晚都想逃跑是為什么?難道是丹青不愿意待在阮伯伯家嗎?”

    紀寅搖搖頭:“恰恰相反,丹青很喜歡他們夫妻!

    沈知倦:“?”

    紀寅說道:“器靈的誕生需要特定情緒的滋養,丹青最渴望見到有情人終成眷屬,兩人之間越是深情,越是恩愛,對丹青的滋養就越大,而丹青也會想辦法保護他們之間感情……”

    沈知倦想到了什么:“所以,之前阮伯伯和阮伯母吵架,他晚上做夢夢見以前的甜蜜時光,就是丹青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!奔o寅說道,“也是因為他們是真心相愛,所以才會讓丹青擁有這么強的力量,能夠用入夢幫助他們。而且,我們之前經歷的幾戶人家,男女主人的感情都很不好,丹青得不到滋養,便一直在沉睡,如果不是這位阮先生把畫買回去,或許他還會一直沉睡下去!

    沈知倦聽完,卻更加疑惑了:“既然如此,留在這里是最好的,你們為什么又要逃呢?”

    紀寅輕嘆一口氣:“丹青是為了我!

    紀寅本是一名書生,他家中貧困,但因為有一手好畫技,便進了當地縣令府上,教公子小姐們畫畫,賺取錢財補貼家用。

    縣令千金正值芳齡,紀寅又是一表人才。

    兩人暗暗生了情愫,卻發乎情止乎禮。他發誓要好好念書,等到自己考上功名的時候,再求娶小姐。

    小姐說她羨慕那些縱情山水的詩人,卻又想過平穩安寧的日子。

    紀寅便畫了一幅山水圖送給小姐,只是山水之間畫了一處世外桃源一般的小院。他想告訴小姐,她想要什么,他都會努力幫她實現。

    可誰知,兩人的事情卻被縣令發現了。

    縣令把紀寅狠狠地打了一頓,趕出府去,又匆忙將小姐嫁出去。

    為了讓小姐死心,縣令讓人將山水圖還給紀寅,并告訴他,小姐出嫁的消息。

    紀寅本就纏綿病榻,聽聞消息后,一口血噴在了山水圖上,一命嗚呼。

    他死后,因為執念太強,便附身在了這張畫里。

    那口鮮血也化成了代表堅貞愛情的芙蓉花,正好蓋住了那間藏著他所有美好愿望的小院。

    幾年后,這張畫又輾轉來到了小姐手中。

    小姐一眼就認出了,這是紀寅曾經送給她的那幅畫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輕輕拂過那鮮紅的芙蓉花,曾經的情愫洶涌上心頭,卻又被她一點點壓下去,除去她眼角那滴淚,再也沒有人見過她為這段感情失態。

    也沒有人知道,從那一天起,這幅畫中誕生了一個幼小的器靈。

    小姐將這幅畫掛在墻上,她偶爾會看著這幅畫怔怔出神,仿佛透過這幅畫看到什么。

    而紀寅便在畫中默默地注視著她,見她懷孕生子,見她慢慢變老。

    后來小姐去世,這幅畫也被當成了陪葬,進了墳墓陪著她。

    丹青和紀寅漸漸陷入了沉睡,如果這樣,對紀寅來說或許也是不錯的結局。

    可是多年后,小姐的墓竟然被盜了,這幅畫也被從陵墓帶了出來,輾轉了許多人家,直到進入阮家,有阮氏夫妻愛情的滋養,丹青才漸漸蘇醒過來。

    器靈大多是一根筋的,丹青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知道紀寅想陪著小姐,于是剛恢復了一點能力,就想辦法往外逃,只不過它是個真·戀愛腦,除了和感情有關的事情,其他都很遲鈍,再加上繼承了紀寅眼神不好的毛病,于是努力了幾天都是白費功夫。

    沈知倦:怎么辦,聽完感覺更加心酸了。

    紀寅撫摸著丹青:“人可以說謊,但心卻騙不了器靈,丹青是個傻孩子,只要我還在這世上一天,他就會想辦法送我和婉兒團聚,可丹青只是一幅脆弱的畫,根本不能這樣折騰下去,除非我能忘掉婉兒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沈知倦,淡淡地笑道:“可如果讓我忘掉婉兒,我寧愿消失在這世間,我是鬼,我沒法再死一次,但你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沈知倦終于明白他想做什么了,他竟然是想讓自己用孟婆印徹底消滅他。

    這么極端的念頭,這紀寅怕是被丹青也同化成一根筋了。

    沈知倦連忙制止他:“干嘛非得消失呢?你就不能回到地府去投胎嗎?”

    紀寅:“???”

    沈知倦諄諄教誨道:“咱們現在社會都是戀愛自由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早已沒有以前那么重要,你們要是在這個時代相遇,說不定早就結婚了!

    “你還不如抓緊時間去投個胎,說不定就遇上了呢!你要向前看,未來還是很美好的!”

    紀寅:“。!”

    -

    沈知倦好不容易勸好了紀寅,又在丹青的幫助下,迷路了好幾回,總算是離開了畫卷。

    他還沒喘口氣,就見冷斯淮和阮君山急匆匆地朝他跑來。

    冷斯淮焦急地問:“你沒事吧!”

    沈知倦搖搖頭,隨后才從冷斯淮口中得知事情經過。

    原來,在沈知倦過來的時候,他和阮君山便一直盯著監控屏幕。

    結果,眼睜睜看著沈知倦消失,阮君山嚇得心臟都快驟停了,隨后兩人才匆忙趕過來,又正好看到沈知倦憑空出現。

    沈知倦看了眼手表,發現在里面那么長時間,現實才過去了三分鐘。

    既然都被發現了,他也沒隱瞞,將里面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阮君山都聽懵了。

    沒想到他和他老婆的甜蜜愛情后面,還有人……啊不,器靈在默默努力。

    冷斯淮雖然早就經歷過胡不斯這個狐貍精的洗禮,但此刻聽完,才感覺,自己不知道的世界似乎又擴大了一點。

    他努力維持冷靜,問沈知倦:“那接下來要怎么辦?”

    沈知倦道:“接下來就是要讓紀寅進入地府,重新投胎,這樣丹青就可以留在阮伯伯家了!

    冷斯淮表情嚴肅,努力展現著他在接觸玄學世界后,偷偷補課的成果:“需要準備什么法器,或者香案之類的東西嗎?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煩!鄙蛑霌]揮手,“我下面有人,請個鬼差兄弟幫幫忙就行了!

    冷斯淮:“???”

    還有這種操作?!

    感覺他課都白補了。

    冷斯淮和阮君山只是普通凡人,貿然接觸鬼差可能會影響身體,于是沈知倦便帶著畫去了外面,再召喚鬼差。

    因為是在江城本地的緣故,都是熟鬼,一下就來了。

    沈知倦將事情經過告訴他,他立馬拍著胸脯道:“我知道了,就交給我吧!

    他還告訴沈知倦,紀寅雖然因為執念滯留人間,但他并沒有傷人,而且丹青的誕生也有他的一半功勞,運氣好的話,說不定很快就能排上投胎的隊。

    紀寅依依不舍地跟丹青告別。

    沒想到丹青比他還興奮,嘰里咕嚕說個不停。

    沈知倦好奇地問紀寅,丹青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紀寅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他說他已經把他談戀愛的畢生所學都教給了我,讓我在遇到婉兒的時候,能夠很快俘獲她的芳心……”

    沈知倦聽完就羨慕了。

    恨不得把胡不斯抓過來好好學習一下,同樣都是情感大師,你瞅瞅人家丹青!

    丹青又說了些什么,紀寅對沈知倦道:“丹青還讓我告訴你,雖然你喜歡的對象比較奇怪,但愛情沒有高下,他會一直支持你的!”

    沈知倦:“……”

    救命!他真的不喜歡八塊腹肌的手機屏幕好嗎?。,,.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天晴書院" 看免費小說,沒毛病!

    (www.azhomereports.com = 天晴書院)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国产成人亚洲综合A∨_九七电影院97网手机版_成 人 免费视频 免费观看_最近最新2019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