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39章 第 39 章

作者:薄荷貓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天晴書院=www.azhomereports.com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可是這也不能怪她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和黑焰他們不同,嬰憐是親眼見過酆都大帝殺鬼時的模樣。

    那時的她只是剛剛化形的小妖,酆都大帝的強大和狠戾給她留下了深重的心理陰影,以至于到今天都沒有完全消除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得知酆都大帝的實力并沒有被削弱,依舊深不可測后,那種恐懼又重新回到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她怏怏地回去。

    黑焰一看到她回來,便急忙問道:“憐姐,成功了嗎?”

    嬰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哪里能說實話,如果黑焰知道她居然被一個名字就嚇跑了,能嘲笑她幾十年。

    于是她擰緊眉頭,語氣嚴肅地說道:“我們低估沈知倦了!

    黑焰:“?!”

    嬰憐于是瞎編了一套她和沈知倦大戰八百回合的經歷,說得是天花亂墜,黑焰也聽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直到嬰憐停下嘴,黑焰才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可他……不是個沒靈力的凡人嗎?”

    嬰憐的表情更加嚴肅:“那是他的偽裝,不然你想想,無論是紅娘蝮還是龍女這件事,這都是一個普通凡人能做到的嗎?”

    嬰憐一通分析,說得自己都快相信了。

    黑焰卻還是覺得有哪里不對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有可是!眿霊z連忙打斷他,“好了,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!

    黑焰撓頭:“那我們怎么跟主人交代呢?”

    龍女事件是主人計劃中很重要的一環,他們沒有完成好,萬一主人怪罪下來……

    嬰憐呼吸一窒,她差點忘記這一茬了。

    黑焰眼巴巴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嬰憐沉思良久后,鄭重說道:“那我算個塔羅牌吧!

    黑焰:“???”

    -

    雖然嬰憐擺爛了,但黑焰卻沒有輕易放棄。

    他思索著,如果不能從沈知倦本人下手,那不如就換個思路,迂回對付他。

    他之前射入商父體內的那道紅光,是他的獨門絕技,不僅可以控制對方,還能放大他心里的陰暗面,而且悄無聲息,很難被人發覺。

    在他的打算中,沈知倦周圍肯定有嫉妒、怨恨或者反感他的人,只要有一點種子,這道紅光就能讓它不斷生長擴大,到時候他再加以誘導,就能借他的手弄死沈知倦。

    黑焰覺得自己這個計劃簡直完美,完美得簡直不像是自己想出來的。

    為了找到合適的對象,他先是來到沈知倦工作室外面,因為有鬼差保護,他不敢靠太近,只能躲得遠遠的觀察。

    沈知倦買了一堆特產寄回工作室,結果都堆在快遞點,于是招呼李星然和胡不斯一起去拿。

    胡不斯穿著背心褲衩和人字拖,不情不愿地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但美人穿著麻袋都是美人,再加上胡不斯不說話的時候,眉目間門自帶憂愁脆弱,讓人忍不住心疼。

    快遞點的小哥紅著臉,小聲跟沈知倦說:“你朋友這么柔弱,應該也拿不動幾件東西,要不,我給你們送上去吧!

    胡不斯眼睛一亮,立刻道:“好呀好呀!”

    誰知沈知倦直接橫了他一眼:“好什么好,你以為我不知道你,一天天地熬夜刷小視頻,你還嫌自己不夠禿嗎?”

    胡不斯捂住胸口,他現在聽不得禿這個字。

    沈知倦利落地將快遞分成三份,指著最大的那一份對胡不斯道:“你拿這個!

    快遞小哥擔憂地看著那一人高的快遞,忍不住道:“要不還是我幫……”

    他話還沒說完,胡不斯就已經將那些快遞都抱了起來,纖細白皙的胳膊與碩大的快遞箱形成鮮明的反差。

    快遞小哥:“!”

    沈知倦隨后抱起了中等的那份,然后才示意小李抱最小的那份:“你拿這些就好了!

    小李頂著快遞小哥震驚的表情,默默地拿起那幾個快遞。

    他幾乎都可以想象小哥的內心活動,也許明天起,整個小區都會知道他虛了。

    三人抱著快遞回到家,胡不斯立刻就癱在沙發上,說什么也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沈知倦卻還得打開快遞箱,一件件整理。

    胡不斯瞥了一眼,發現他除了給家人朋友準備的禮物,甚至連鬼差們都有洄涴市特色的紙扎,頓時酸溜溜咕噥道:“哼,我獨自守著大本營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……”

    沈知倦好笑地看了他一眼,拿出一副狐耳模樣的耳機:“喏,特意給你買的!

    胡不斯瞪大眼睛:“8cm的限量耳機!”

    沈知倦道:“上次聽你說很想要,所以看到就順便給你買了!

    胡不斯立刻被感動得眼淚汪汪,恨不得化為原形在沈知倦懷里拱:“嗚嗚嗚,老板我好愛你!”

    沈知倦連忙阻止他過于熱烈的表達方式:“行了行了,回去玩吧,別來打擾我!

    胡不斯喜滋滋地抱著自己的禮物回到房間門,之前那點小郁悶和小心酸全都煙消云散。

    遠遠看到這一切的黑焰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恨鐵不成鋼地看著胡不斯,這狐貍怎么回事!居然被這么點小恩小惠就打動了,簡直太丟他們妖的臉了!

    沈知倦工作室的人不能用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退而求其次,去找沈知倦的家人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看到對沈知倦毫無底線寵溺的裴老爺子,開口我表弟,閉口我表弟的裴青麓,還有看似嚴肅沉穩,實則是個終極弟控的裴青岳。

    黑焰:“……”

    媽的,又離譜,又好……嫉妒啊。

    黑焰:想要找到一個討厭沈知倦的人就這么難嗎?

    對這個萬人迷的世界絕望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他看到一個中年貴婦踩著高跟鞋,氣急敗壞地沖進裴青岳的辦公室:“裴青岳!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裴青岳淡定地看著她:“一嬸在說什么?”

    裴一夫人房雅蘭將一張合同摔在桌上,怒道:“這案子你拿下的,你拿大頭我們沒話說,但是沈知倦什么都沒做,他又憑什么白拿分紅?”

    裴青岳神色不變,說道:“我在會議上就說過,這個案子是冷斯淮為了還只只的人情,讓給我們的,他拿這部分分紅理所應當,一嬸當時不也沒反對嗎?”

    房雅蘭咬牙。她當時以為裴青岳只是嘴上說說,畢竟這么大一筆收益,誰能舍得啊,到時候隨便拿點錢打發他就好了,反正沈知倦又沒有參與,他哪里知道具體收益有多少,只能吃這個啞巴虧。

    可她怎么都沒想到,裴青岳竟然把這條寫進了合同,擺明了就是要把這部分分紅清清楚楚地拿給沈知倦。

    裴青岳見她表情青紅交加,就猜到了她的打算,臉色微冷:“一嬸如果沒事就請離開吧,我還有工作要做!

    被晚輩這樣下逐客令,房雅蘭又氣又惱,但是裴青岳冷下臉的樣子確實有點可怕,她也只能灰溜溜地離開他的辦公室。

    房雅蘭打電話給老公抱怨,并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藏在暗處的黑焰的目標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時候,一道紅光悄無聲息地鉆進房雅蘭的脖子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沈知倦將給外公他們準備的特產收拾出來,恰好第一天就是家族聚會,他正好可以帶到裴家去。

    他剛進裴家,就看到裴青麓朝他跑來:“表弟,你怎么才來!”隨即就看到他身后一堆箱子,“這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沈知倦:“禮物!

    裴青麓立刻就興奮了,不用他招呼,就主動幫忙搬東西:“早說啊,我去接你嘛!”

    裴三夫人看到這一切,無奈地捂住額頭。

    她已經放棄這蠢兒子了,隨他去吧。

    兩人搬著滿滿當當的禮物進來。

    屋內的裴老爺子立刻有所感應:“是只只回來了?”

    “外公!”沈知倦放下禮物朝裴老爺子走去。

    此時裴老爺子面前還站著兩個五歲的小孩,正是大哥裴青岳的一對龍鳳胎,團團圓圓。

    兩個小孩平時古靈精怪,很討人喜歡。

    裴老爺子也很喜歡這對曾孫,但老一輩人表達喜歡的方式就是考他們,他表情又嚴肅,兩小孩都嚇得不敢動彈。

    此刻看到沈知倦過來,他們就像看到了救星,拼命給沈知倦眨眼求救。

    沈知倦有些好笑,但還是開口解救了他們:“外公,我給你們都帶了禮物!庇謱F團圓圓道,“過來,看看表叔給你們帶什么了!

    團團圓圓立刻機靈地跑到他旁邊:“曾爺爺,我們拆完禮物再過來!

    沈知倦給家里每個人都準備了合適的禮物。

    大嫂看著那副珍珠項鏈,驚訝道:“只只有心了,這么大又這么圓的珍珠很難買到吧?”

    沈知倦輕咳一聲。

    正常情況是這樣的,但他有本地人——東海水族幫忙,所以還算好。

    就在他們其樂融融的時候,房雅蘭卻在一旁陰陽怪氣道:“這珍珠不會是假的吧?放在家里也就算了,真要戴出去,可別丟了我們裴家的臉!

    大嫂皺了皺眉頭:“一嬸,你怎么這么說話呢?”

    房雅蘭撇了撇嘴:“我只是好心提醒,你不聽就算了!

    沈知倦接話道:“一舅媽說得對!

    眾人驚訝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沈知倦繼續道:“戴珍珠是要看氣質的,一舅媽謹慎點是好事,不然戴著真的都像是假的,那就太尷尬了!

    裴青麓往這邊走,正好聽見了這句話,忍不住“噗”地笑出聲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沒人能從沈知倦那張嘴下面討得好去,不過一伯母這么屢敗屢戰的精神,也著實令人敬佩。

    房雅蘭恨恨地瞪了沈知倦一眼:“你就抱著老大家的腿吧,也不知道最后分家產的時候,他們會施舍你多少!

    沈知倦臉上的笑容消失,冷聲道:“一舅媽,外公還在呢!你在瞎說什么!”

    房雅蘭似乎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,立刻閉上嘴巴離開了。

    沈知倦看著她的背影,不禁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裴青麓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一伯母說話向來不著調,你就別放在心上了!

    沈知倦“嗯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他總覺得今天的一舅媽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吃過飯后,冷斯淮正好上門拜訪。

    他和裴青岳正好有一筆合作案要談,知道裴青岳在裴家老宅,便表示上門來找他,順便拜訪裴老爺子。

    不過他也沒想到沈知倦也在,驚喜道:“還真是巧啊,知倦,我正好有事找你呢!”

    沈知倦有些疑惑,不知道冷斯淮找他干什么。

    冷斯淮說,他的一位長輩家里最近出了些怪事,想請沈知倦上門幫忙看看。

    沈知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真的只是一個up主,不是道士!

    冷斯淮本想按照市價給他錢的,沈知倦連忙拒絕了,總不至于真把玄學當成副業了。

    冷斯淮想了想,從口袋里拿出幾張拍賣會的邀請函,遞給沈知倦:“知倦到時候去玩玩,看中了什么就拍下來,當是哥送你的禮物了!

    沈知倦無奈推拒。

    沒想到這一幕竟然被裴青岳看到了。

    裴青岳表情立刻變得警惕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沈知倦已經表明,冷斯淮跟他不是那種關系。

    但誰知道冷斯淮怎么想的呢!在裴青岳心里,那種無事獻殷勤的,都是覬覦自家表弟的。

    他連忙走過去,攔住冷斯淮:“不就是拍賣會的邀請函嗎?說的誰沒有一樣!

    他說著,就給助理打電話,讓他把拍賣會的邀請函送過來,然后對沈知倦說:“想買什么跟哥說,哥給你買!

    沈知倦一聽就知道裴青岳又誤會了,連忙解釋:“大哥,不是你想的那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迸崆嘣李┝艘谎劾渌够,右手握拳,暗暗顯示了一下肌肉,“我就是想跟一些外人說,不要隨便喊別人的弟弟,可能會被打的!

    冷斯淮:“???”

    -

    裴青岳說到做到,還真把拍賣會的邀請函送到了沈知倦手里。

    沈知倦對拍賣會沒什么興趣,但畢竟是大哥的一番心意,便也只能換上正裝過來走一遭。

    誰知剛到門口就看到了裴青麓。

    原來,裴青麓是陪朋友過來的,但一看到小表弟,他就迅速拋棄了朋友,跑到沈知倦身邊:“難得誒,我還以為你對這種場合沒興趣呢!”

    沈知倦只能含糊說自己過來長長見識。

    兩人正聊著天,裴青麓忽然推推沈知倦:“你看看,那是不是一伯母?”

    沈知倦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,果然看到了房雅蘭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也沒在意。

    隨著拍賣會即將開始,眾人紛紛落座。

    沈知倦一開始說長見識那話是騙裴青麓的,不過隨著拍賣進程,他還真長了不少見識。

    這次拍賣的拍品基本都是一些古時的字畫、瓷器。

    房雅蘭拍下了一副蘭花扇面,這也是她這次來拍賣會的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拍下心儀的東西之后,她原本就要離開的,誰知卻一眼看見了坐在一起的沈知倦和裴青麓,她又鬼使神差地坐下了。

    而沈知倦此時還在和裴青麓看拍賣圖冊,只剩下最后一件拍品,是一張紫檀玻璃畫桌屏。

    桌屏就是擺在桌面上的小屏風,有防風和裝飾的效果。

    而玻璃畫則是用一種特殊的繪畫工藝,需要先按圖樣空間門深淺次序,描出輪廓,再用工具將相應部分的錫和水銀除去,在留下的這塊清晰的面上來繪制圖案,并且畫師要在玻璃背面作畫,繪畫順序和正常的順序相反,也被稱為反筆畫。

    這不僅考驗玻璃的制作工藝,也很考驗畫師的作畫水平。

    而眼下的這張桌屏,雖然不大,但屏風上的顏色鮮艷,人物精細,栩栩如生,是一件難得的珍品。

    裴青麓都有些動心,準備問問沈知倦的意見,卻見他表情嚴肅地盯著那張桌屏,頓時愣了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知倦抿了抿唇,剛剛那一瞬間門,他居然看到屏風上的人物都動了起來,仿佛這并不是一幅畫,而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場景。

    裴青麓卻誤解他,問道:“你對這桌屏感興趣?”

    沈知倦還沒想好要怎么回他,拍賣師便已經宣布開始拍賣。

    裴青麓見沈知倦還在猶猶豫豫,便推了他一把:“想要就拍!”

    沈知倦自從見過鬼怪之后,對這個世界有了新的認知,也就不會將剛剛那一瞬間門當做是自己眼花。

    他擔心這桌屏里有鬼,便打算拍下來,找師道長他們去看看。

    于是他第一次舉牌。

    誰知就在這時,前方房雅蘭也跟著舉牌。

    裴青麓愣了:“一伯母跟你搶什么?她是不是搞錯人了?”

    沈知倦也皺起眉頭,但還是再次舉牌競拍。

    而這一次,房雅蘭依舊跟著舉牌。

    來回幾次之后,兩人自然看出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在場的不少都是江城豪門圈子里的,也認出了他們雙方,頓時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裴青麓氣憤道:“一伯母在干什么!這不是故意跟你抬價嗎?就算在家里有矛盾,也沒必要鬧成這樣吧!”

    沈知倦卻覺得不太對勁。

    以他對一舅媽的了解,她雖然看他不順眼,但在外面的時候,還是能維持基本的體面,像這種事情,以前她是絕對不會做的。

    他按住了裴青麓的手,沖他搖搖頭。

    房雅蘭鐵了心的要和他搶,再整下去也沒有什么意義。

    在拍賣師連續三次詢問而無人應價后,擊槌確認,桌屏被房雅蘭拍下。

    拍賣會結束后,房雅蘭故意走到他們面前,臉上帶著勝利的笑容,說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啊,搶了你的心頭好!

    沈知倦搖搖頭:“這不是我的心頭好!

    房雅蘭以為他在嘴硬,輕蔑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沈知倦知道,自己如果直接說屏風有鬼,一舅媽肯定是不會信的,于是便換了種說法:“我拍它,主要是想研究一下上面的鬼,沒想到一舅媽也有同樣的興趣,咱們以后可以交流一下!

    房雅蘭:“?!”

    房雅蘭氣沖沖地走了。

    她走后,裴青麓才小心翼翼地問沈知倦:“你說真的?真……真的有鬼?”

    沈知倦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?”裴青麓頓時緊張起來,“一伯母把這屏風帶回去,不會出事吧!”

    雖然他不太喜歡一伯母,但畢竟是一家人,他也不想她真的出事。

    沈知倦神情凝重地說道:“我想辦法提醒了她一下,希望她能放在心上,回去找大師看一下!

    裴青麓想著房雅蘭剛剛離開時那氣到扭曲的神情,遲疑道:“她真的會聽你的提醒嗎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!鄙蛑雵@了口氣,“畢竟最近一舅媽似乎有些叛逆……”

    裴青麓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天晴書院" 看免費小說,沒毛病!

    (www.azhomereports.com = 天晴書院)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国产成人亚洲综合A∨_九七电影院97网手机版_成 人 免费视频 免费观看_最近最新2019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