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37章 第 37 章(修)

作者:薄荷貓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天晴書院=www.azhomereports.com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再說,雨水一事又和所有人的生活息息相關,雖說一年的雨量是定量,但何時下,下多少,卻是由雨師控制的,因此,大部分人都不愿得罪商家人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在這種環境下,商父早就習慣了高高在上,所有人都捧著的生活。

    商君是他唯一的兒子,又自小天賦出眾,他們夫妻倆對他便格外溺愛。

    知道商君惹了人,他們也不責怪兒子,反倒是覺得沈知倦和師道長太小題大做,傷了他們的臉面。

    而且,商父之前也聽人說起過沈知倦。

    據說他之前只是凡人,也不知怎么得到了孟婆印,不過這孟婆印只是讓他免疫鬼怪,讓鬼差給他兩分面子罷了。

    從前也不是沒有過這種誤打誤撞得了寶物的凡人,但他們無法修煉,沒有靈力,最終被寶物反噬而死。

    商父自然以為沈知倦也是同樣的經歷。

    況且,連整個江城玄學界之首的師道長,尚且要對他們家恭恭敬敬,他有什么資格在他們商家的地盤上囂張?

    他故意遲到,就是要壓一壓沈知倦的氣焰。

    可他沒想到,沈知倦根本不吃他這一套,他居然更囂張了。

    商父聽到沈知倦的話后,差點氣暈過去:“你你你……你好大的膽子!”

    沈知倦居然還笑瞇瞇地回道:“謝謝夸獎,我也這么覺得!

    商父:“……!”

    師道長在一旁看得也是心驚膽戰的。

    他自然也很生氣商父的做法,但沈知倦真的跟他對上了,他又開始擔心了,這畢竟是洄涴市,是商家的大本營,萬一商父被氣狠了,不講武德怎么辦?

    只有李星然兢兢業業地抓著gopro,記錄著老板的“打臉素材”。

    商父被沈知倦懟了幾輪,手指哆嗦著,氣得心臟病都快犯了。

    商君扶著父親,怨毒地咒罵沈知倦。

    沈知倦挑起眉:“大膽,怎么跟你爹說話的呢?”

    商君:“。!”

    商君的手指也開始抖了。

    沈知倦擔憂地說道:“怎么抖成這樣啊,年紀輕輕的這么虛嗎?看這樣子,我老了估計是指望不上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看向商父,誠懇建議,“老哥,來得及的話,和尊夫人再要一個吧……哎呀,你也抖得這么厲害啊,不會是家族遺傳性帕金森吧?”

    商君&商父:“。!”

    懟又懟不過,罵又罵不贏。

    兩人嘴唇哆嗦了半天,最后也只能留下兩句狠話,就灰溜溜地跑了。

    沈知倦看著他們的背影,還要關切地喊道:“慢點跑,別摔著了!

    兩人打了個趔趄,跑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沈知倦意猶未盡道:“這么弱雞的戰斗力,是怎么好意思學別人耍下馬威的?”

    師道長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再次對沈道友肅然起敬,并且以后還要江城玄學界加一條規矩——不要惹沈知倦。不然氣死這種死法也太丟臉了。

    雖然懟走了商家父子,但看他們這個樣子,顯然是不想履行賭約了。

    他們要真的鐵了心的不想履行,沈知倦還真沒什么辦法,只當是來洄涴市旅游了,就是辛苦師道長陪他們跑這一趟了。

    師道長搖搖頭:“這本就是我們回真觀和商君的恩怨,你是在幫我們,這聲辛苦應當是我跟你說才是!

    他看著商家大宅無處不顯示的奢華,淡淡地說道,“這件事是商家人做錯了,這些年他們被捧得太高了,倒真把這一切當成理所當然了,我這次回去后,會以江城玄學界的名義邀請各地玄學界的大佬們,共同商討此事!

    沈知倦內心嘖嘖嘆息。

    他還只是懟懟人,看看人家師道長,不聲不響就要斷了商家的路,所以說,千萬不要惹老實人,老實人一般不發火,一發火都是要命的。

    但是,能把師道長這種老好人氣成這樣,不得不說,商家父子也是人才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商父走后,越想越氣,他這輩子還沒這么憋屈過。

    家里傭人小心翼翼給他上了茶,他心煩氣躁地去拿,卻被杯沿燙了一下,氣得一把掀翻杯子,把傭人狠狠罵了一頓。

    可是罵完傭人,他心情還是很不好,決定出去散散心。

    可是他剛走出家沒多久,就看到迎面走來一只黑色小貓。

    商父最討厭這種小動物,當即便厭惡地一腳朝小貓踢去。

    誰知那小貓看著呆呆的,動作卻很矯健,輕松地躲了過去。

    商父啐了一口:“小畜生!”

    他卻沒發現,就在小貓躲過去的那瞬間,一道紅光悄無聲息地沒入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于是,沒多久,商家人就發現他竟然有回來了,還吩咐管家去把沈知倦他們攔住,不許他們離開商家。

    管家有些遲疑道:“先生,這不好吧,那位師道長……”

    商父冷冷地看了他一眼:“按我說的去做就是,有什么事我擔著!

    管家雖然還是覺得這樣做不好。

    但商父一力堅持,甚至以勢壓人,管家也沒辦法,只能一邊讓人去攔沈知倦他們,一邊讓人去通知家主。

    因此,當沈知倦他們離開商家的時候,竟然發現他們被商家的保鏢攔住了。

    師道長再好的脾氣也繃不住了,冷聲道:“你們這是做什么?!”

    保鏢們拿錢做事,自然是問不出什么的,只說讓他們回到房間。

    三人拿這些人高馬大的保鏢沒辦法,只能半強迫地回到了商家。

    可是回到商家后,他們三人竟然還被分開,一人一間房被關了起來。

    師道長氣得跳腳:“光天化日!法治社會!他們竟然綁架軟禁我們!我回去之后,一定會讓這些敗類在玄學界無立足之地!”

    沈知倦的聲音幽幽傳來:“現在的問題是,他們會不會讓我們回去!

    師道長的怒罵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另一間房的李星然害怕地說道:“不至于吧,他們連我們的手機都沒收走,難道不怕我們報警嗎?”

    沈知倦故作輕松道:“開個玩笑而已,誰會因為一點口角就殺人啊!

    李星然小小聲:“社會新聞上很多這種例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沈知倦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時候,反倒是師道長安慰他們:“我已經給觀里還有江城警局都打了電話,他們很快就會來救我們的,我想,商家也不至于這么喪心病!

    沈知倦嘆了口氣,有點后悔:“都怪我,害你們受了牽連!

    李星然難得見意氣風發的老板這么自責和低落,忍不住道:“老板,這也不怪你,誰能想到他們那么玻璃心啊!

    “是啊!睅煹篱L也說,“再說,也未必是因為這個原因,你不要想太多!

    沈知倦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他懟人,無論什么結果都可以坦然接受,但讓師道長和李星然無辜被卷入其中,卻讓他無法忍受。

    他摩挲著手機,面無表情,但心里的火卻是已經燒了起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在商家不遠處的山里,一只黑色小貓靈巧地穿過樹叢,最終停在了一棵巨大的合歡樹下。

    小貓搖身一變,變作了黑焰的模樣。

    他抬起頭說道:“憐姐,我已經控制了商家的人,把那沈知倦給留住了!

    合歡樹沙沙響動,隨后傳來一把嬌柔慵懶的聲音:“總算你這次沒有搞砸!

    隨后,一道青色的曼妙身影出現在了樹上,正是那合歡妖,嬰憐。

    之前他們利用龍女對江城人的恨意,慫恿她用太素觴偷雨,想要在江城制造一場大災。

    誰知又被沈知倦給破壞了。

    而且龍女也被他說服,竟把他們都交代了出來。

    好在嬰憐警醒,及時發現了不對勁,早早地逃了,但也因為太倉促,導致她本體受傷,原本差一點點就能到妖皇的境界,又離得更遠了。

    嬰憐恨得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下定決心,要把沈知倦狠狠折磨一番,再讓他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奈何在江城有一堆鬼差護著沈知倦,沒法動他,只能跟著他一路來到洄涴市。

    黑焰不解道:“我們直接把他打得魂飛魄散不就好了嗎?為什么還要這么麻煩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嬰憐翻了個白眼,“龍女廢了,江城也沒亂,我們還差點暴|露被抓,出了這么大紕漏,我們怎么跟主人交差!”

    “光把沈知倦殺了泄憤有什么用,但如果他死在了商家的地盤上,江城玄學界肯定不會善罷甘休,到時我們再添把柴加把火,讓整個玄學界都內斗起來,也算是將功贖罪!

    黑焰迷茫地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嬰憐:“……算了,以你的智商肯定是聽不懂的!

    黑焰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很想反駁,但他的確武力智力都被嬰憐碾壓,于是只能憋屈道:“那你說了那么多,還不快點去干……”

    嬰憐從樹上跳下來,高貴冷艷地說道:“急什么,我還有準備工作沒干完呢!”

    黑焰虛心求教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嬰憐微微抬起下巴:“我先算個塔羅!”

    黑焰:“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商家。

    嬰憐控制著商父把自己放進來,然后徑直朝著關沈知倦的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這一路上她遇到的所有人,都被她用合歡花粉給迷惑了,仿佛看不到她一般。

    為了這次徹底殺掉沈知倦,她做了多手準備。

    鮮紅的指甲,是劇毒的合歡花毒,只要一點點,就能讓靈魂都被腐蝕。

    還有她口里含著的毒丸,另一只手里夾著的毒針。

    無論哪一樣,只要沾到了沈知倦,都能立刻讓他的□□和魂魄都消失在世間。

    只是,走到沈知倦門口的時候,她又有點猶豫。

    出發前,她特意算了一次塔羅。

    但結果很差,牌面建議讓她不要去做。

    然而嬰憐左思右想,覺得自己準備萬全,不可能會失敗。

    而且都計劃了這么久,箭在弦上不得不發。

    于是她狠狠心咬咬牙,還是上了。

    她定了定神,敲響房門,用最甜美柔軟的聲音說道:“沈先生你好,我給你送吃的過來了!

    她等了一會,才聽見里面傳來沈知倦悶悶的聲音:“謝謝,放門口就好了!

    嬰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沒想到第一步失敗了。

    但她身上的這些毒,必須得接觸到沈知倦的皮膚才能產生作用。

    她只能又裝出可憐的樣子,說道:“不行啊,管家要求我必須要將飯送到您手上,不然就會辭退我的!

    沒想到沈知倦依然不為所動:“他又看不到,到時候你就說送我手上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嬰憐忍著氣,只能又編造了一堆自己可憐的經歷,想要打動他。

    誰知沈知倦義正辭嚴道:“他們竟然對你提出這么多苛刻的要求!那正好,你就趁這個機會,趕緊讓他們辭退你吧!到時候還能多領幾個月工資!你要是需要的話,我還能給你介紹幾個專門研究勞動法的up主……”

    嬰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好說歹說,沈知倦都不愿意開門。

    嬰憐火冒三丈,也不打算委婉了,直接就推開門。

    誰知剛打開門,就見一個人影朝自己撲來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喜,五指成爪,朝對方抓過去。

    然而,熟悉的撕裂皮肉的感覺并沒有出現,她的指甲反而像是戳進了什么粘稠又陰冷的物質,她定睛一看,發現那根本就不是沈知倦,而是一個披頭散發,渾身掛滿水草和青苔的水鬼。

    而指甲正好就戳在他的胸口,只見黑色的毒素迅速蔓延至了水鬼全身,水鬼“哇”的一聲,吐了她一頭青黃色的尸水。

    一股惡臭襲來,嬰憐差點被熏暈過去,“咕咚”一聲,竟然把嘴里含著的毒丸直接吞進了肚子。

    嬰憐:“。!”

    沈知倦房里為什么會有水鬼。!

    時間回到一個小時前。

    沈知倦決定自救,于是將身上的東西一件件拿出來,看有哪些能用的,正好就看到了龍女留給他的龍鱗。

    他打開手機查了下地圖,發現洄涴市就在東海邊上,于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,用了龍鱗,過了好一會,才有一只鯉魚精“哼哧哼哧”地爬進來。

    原來商家有請高人設計陣法守護家宅,外人不得允許,根本不能進來。

    這鯉魚精還是因為正好生活在商家的池子里,這才能找到沈知倦這邊。

    他修為低微,想要幫沈知倦他們逃出去是不現實的。

    不過鯉魚精告訴沈知倦一個信息,商家家主在偷偷養水鬼,全藏在主宅下面的地下水牢里。

    原來,一般的鬼怪被消滅,都只會化作白煙,只有水鬼,消滅后會化為尸水,惡臭難聞,一旦沾上就會被腐蝕,而且很難洗干凈。

    因此,大部分玄學界人士寧愿面對最兇狠的厲鬼,也不想面對水鬼。

    但商家因為雨師血脈的關系,擅長和水有關的法術,能夠輕易解決水鬼,所以,除了求雨,商家更大一部分收入的來源,其實就是解決水鬼。

    而商家這一代的家主野心勃勃,他私自制造水鬼,一旦遇到家族的競爭對手,便悄悄用水鬼去害對方,等到對方上門來求,吃盡了好處后,再以施恩的方式去捉鬼。

    因為洄涴市多水,所以雖然有人疑惑,但他這套賊喊捉賊的套路至今還沒有被人識破。

    沈知倦一聽,便決定將這些水鬼放出來,讓商家人自食惡果。

    于是,在師道長和鯉魚精的幫助下,他們成功地將那些水鬼轉移到了沈知倦的房間里,為了不傷到一些無辜的傭人,便打算等商父他們過來的時候,再給他們一個surprise。

    灰白色的水鬼們層層疊疊的,幾乎要把房間都塞滿了。

    他們有抓人替命的本能,在水牢里被困了那么久,終于看到沈知倦這么個活人,垂涎的目光都遮掩不住,可偏偏沈知倦身上又有孟婆印保護。

    就像個美味卻帶毒的蛋糕。

    殊不知,蛋糕本人看他們的目光也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可誰都沒想到,商家人還沒有享受,反倒是嬰憐先體驗了一波。

    滴滴答答的尸水從嬰憐身上落下,一股惡臭頓時席卷了整個房間,再加上那顆被吞進肚子里的毒丸。

    雖然合歡妖不會被自己的毒給毒死,但被這么當頭擺了一道,她對沈知倦的恨意瞬間到達了頂峰。

    “我要殺了你!”

    然而那些沒有智商的水鬼卻并不知道她的可怕。

    抓人替命的本能發作,一個個興高采烈地朝嬰憐撲去。

    等到嬰憐終于突破水鬼堆,看到沈知倦的身影時,她指甲上的毒素已經只剩下一點點了。

    沒關系。她安慰自己,只要一點點也足以毒死這個凡人了!

    鮮紅的指甲宛如利刃一般,直直地朝著沈知倦的心臟刺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這個時候,房間里傳來了視頻通話的聲音。

    沈知倦放在桌上的手機屏幕一閃一閃的——酆暮向您發出視頻通話申請。

    合歡妖看到那個名字,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面色劇變,幾乎是倉皇地逃出了房間。

    這一切都發生得極快。

    沈知倦頂著一個碩大的防毒面具,艱難地轉動腦袋:剛剛好像有誰在說話?

    他沒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而是低頭看向手機,發現酆暮一直在發視頻通話,連忙按下了掛斷。

    男大學生那么怕鬼,這一屋子鬼,萬一把他嚇到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酆暮被掛斷后,又發了信息過來:【為什么不接?】

    沈知倦有些心虛地回復:【不方便】

    酆都大帝皺起眉頭,又點開了沈知倦的朋友圈,看到那張笑容開朗的自拍照。

    他今天上午就看到了沈知倦的這個朋友圈,知道他去洄涴市玩了。

    可沒多久,就有鬼差傳來消息,說師道長向觀內求救,說他們被商家給軟禁起來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沈知倦這么柔弱的凡人被這樣對待,他差一點就直接沖到他身邊了。

    只是感覺到他沒有生命危險,再加上怕嚇著他,才迂回地用了視頻通話,沒想到沈知倦竟然給掛掉了。

    他看著沈知倦那句生疏的不方便,平靜多年的心湖驟然掀起波濤。

    一時間,整個酆都城的鬼們都是一凜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天庭。

    雨師布完雨,正悠哉地在自己的宮殿中休息,誰知宮殿大門竟然被人一腳踹開。

    他大怒:“誰啊,這么……”

    話還沒說完,就看到酆都大帝那張冷著的臉。

    他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。

    這些年,酆都大帝雖然時常沉睡,很少出現在人前,但他當年的豐功偉績卻沒有人敢忘記。

    現在天庭里的仙人嚇唬小仙童,還是那套“再不好好修煉,酆都大帝就上來抓你了”。

    而現在,恐嚇變成了現實。

    雨師都快哭了,誠惶誠恐站在酆都大帝下首,回想自己最近做了什么,竟然會惹到這位大神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聽見酆都大帝冷冷道:“聽說,你還有血脈在凡間?”

    雨師:“?。!”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天晴書院" 看免費小說,沒毛病!

    (www.azhomereports.com = 天晴書院)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国产成人亚洲综合A∨_九七电影院97网手机版_成 人 免费视频 免费观看_最近最新2019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