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33章 第 33 章

作者:薄荷貓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天晴書院=www.azhomereports.com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英石手表一時熱度極高,不少人都戲稱它為當代月老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英石手表趁熱打鐵,又重新生產了一批新的紅線情侶表,但是效果顯然沒有第一批那么好。

    但這沒有對沈知倦水深火熱的生活提供一點點幫助。

    他實在低估了單身狗們的怒火,只能趕緊兌現請客,而且請客的地點還不能太差,好在他認識冷斯淮,定下了天盛大廈頂層的餐廳。

    這么有誠意的舉動,果然撫平了群友們的憤怒。

    當天,獸人永不禿頭是第一個到的。

    他是c站游戲區的up主,長得有幾分小帥,和沈知倦是關系很好的朋友,也是當初這個群的元老人物。

    一見到沈知倦,獸人就給他來了一拳:“可以啊,誠意足足的,我的怒火現在已經下降了1個百分點了!

    “你夠了!”沈知倦翻了個白眼,“要不是你在群里拱火,我至于大出血嗎?”

    獸人嘿嘿一笑,隨即振振有詞道:“誰讓你好東西不一起分享就算了,還誤導群友,你是不知道單身宅男的怨氣有多重,一頓飯是便宜你了!”

    沈知倦:“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兒,獸人又神秘兮兮地用手肘撞了撞他:“現在也沒外人,你就跟兄弟交個底唄,所以你真的是月老轉世嗎?”

    沈知倦:“???”

    在他不知道的時候,謠言已經傳到這么離譜的程度了嗎?

    他嚴厲地否認了獸人那毫無來由的猜測。

    獸人失望地嘆了口氣:“原本還想著能靠兄弟解決終身大事,現在看來還是只能靠自己!

    沈知倦都快被他氣笑了:“那不然呢?”

    獸人還是不死心,他比出一個小手指尖尖的距離:“你真的跟月老一點點關系都沒有嗎?”

    沈知倦這就沒法像之前那樣理直氣壯了。

    畢竟這幾天在工作室里,李星然拿出工科直男的嚴謹,拉了一張表格,證明了英石手表的紅線功效,正是從沈知倦上線那條視頻開始的。

    在明明白白的證據之下,沈知倦也不由得對自己產生了一絲絲懷疑。

    不過這種事情當然是不能在獸人面前承認的,于是他義正辭嚴地否認:“沒有,一點點都沒有!

    獸人長嘆一口氣,郁悶地趴在桌上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其他群友也陸陸續續來了。

    他們不比沈知倦和獸人正好住在市中心,過來的時候正好趕上晚高峰,被堵得半點脾氣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堵也就算了,還熱!”一人連著灌了好幾杯茶水,這才仿佛活過來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人跟著抱怨道,“連著好多天了,一點雨都沒下,每天上班前都要鼓足勇氣才能出門,到了公司基本就七分熟了!

    沈知倦最近一直在家剪視頻,但也天天都刷到高溫預警,他疑惑道:“說起來,這都快兩個月沒下過雨了,往常沒有過這樣的情況吧?”

    “何止!”一名群友接話,“前幾天隔壁市都下雨了,偏偏那云團就是繞過了我們,真是奇了怪了!”

    獸人插嘴道:“我看新聞說,要是一直不下雨,就要人工降雨了!

    “也不能總靠人工降雨!”群友嘆氣道,“而且,周邊的城市都下雨了,就我們這不下,也確實太奇怪了吧?”

    有人開玩笑道:“古代碰上干旱的話,皇帝和當地長官都是要向上天請罪祈雨的,也不知道我們江城的□□有沒有這個覺悟?”

    大家都哄笑。

    這時,服務員進來上菜,房門打開,一隊人正好從門外的走廊經過,為首的人西裝革履,愁眉緊鎖,正是大家經常在本地新聞上看見的那張臉,而他的身后,則跟著一長串穿著道教服飾的人。

    包廂內頓時鴉雀無聲。

    許久之后,之前開玩笑的群友才結結巴巴地開口:“真……真的要祈雨?”

    沈知倦在剛剛那群人里見到了不少熟面孔,于是直接給師道長發信息,小心地試探了一下。

    師道長倒也沒有藏著掖著,這次江城這么長時間沒下雨,確實很奇怪。

    兩市交界處甚至還出現了一種奇觀,隔壁市下著傾盆暴雨,而江城依舊萬里無云,那雨就像是有意識一般,獨獨避開江城,愣是一點兒雨水都不滴到江城的地界。

    氣象局那邊觀測了半天,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    這也是走投無路了,才找到他們玄學界人士。

    沈知倦平常喜歡看相關的書籍,忍不住問道:【是不是旱魃現世?】

    畢竟旱魃的出現會帶來旱災,尤其是這種一城一地的旱災,只要把旱魃打了,自然就能下雨了。

    師道長:【我們一開始也以為是這樣,但大家都算過了,并不是!

    沈知倦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旱魃,那又是什么原因呢?

    師道長告訴他,雖然他們暫時找不出原因,但事關民生大計,所以大家準備舉行一場法會,進行祈雨儀式。師道長還熱情邀請沈知倦一起來參加。

    沈知倦連連拒絕。

    他對自己有幾斤幾兩還是很清楚的,捉鬼還能摻和一下,這種事就算了。

    師道長非常遺憾,只說過幾天舉行法會,讓他有空可以過來看看。

    沈知倦也很關心江城的情況,畢竟是自己生活的城市,于是沒多想就答應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第二天,江城就進行了一場人工降雨,不過雨點稀稀落落的,剛下完沒多久就又天晴了,天氣也并沒有變得涼爽,反而地上水分被這么一蒸發,更加悶熱了。

    自從胡不斯的身份在李星然面前徹底暴|露,他也就徹底放飛自我,再沒有半點形象可言。

    最近不是化作原型在浴缸泡澡,就是穿著老頭汗衫蹲在空調前面玩手機。

    李星然也熱得不行,最近都不回家了,直接拿了幾件衣服過來,在工作室打地鋪。

    群里的話題也終于從“沈知倦是不是月老”轉變到了“天這么熱怎么還不下雨”上。

    沈知倦偶爾刷一下朋友圈,都能看到師道長他們為祈雨法會做的準備。

    一般這種祈雨法會會連做三天,這次為了能成功,師道長還專門請了高人,說是雨師商羊的后人,據說祈雨成功率高達80%。

    沈知倦還挺好奇的,加上已經答應過師道長了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天氣很熱,他也還是扛著相機去了回真觀。

    這幾天為了祈雨法會,回真觀都關閉了參觀通道,出租車根本上不去,想要進去就只能靠雙腳爬上去。

    沈知倦一看那長長的階梯還有頭頂毒辣的太陽,險些就想打道回府了。

    好在清松小道長及時表示可以下來接他。

    沒多久,沈知倦就看到清松騎著哈雷摩托風馳電掣地下來了。

    道袍配大摩托,那形象可以說是非常賽博朋克了。

    據清松說,他師父和其他師兄都在籌備即將開始的祈雨法會,根本抽不開身,而他也有任務,一會接他上去之后,也得去忙了。

    沈知倦也很不好意思:“是我打擾你們了!

    “哪有,知道你要來,大家都安心很多呢!”清松有些羞澀地笑道,“就是一會我可能會開得快一點……”

    沈知倦之前也坐過表哥開的大摩托,適應良好,于是連忙表示沒關系,你隨便開。

    清松松了口氣,抱怨道:“師兄們都怕我開車太快會嚇到你,我都說了,沈道友修為高深,怎么可能會怕!”

    正在戴頭盔的沈知倦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。

    五分鐘后,他終于體會到了什么叫做絕命摩托。

    跟清松小道長比起來,表哥開的只能叫公園搖搖車。

    不過速度也是真快,這么長一段距離,五分鐘就到了。

    沈知倦被清松扶下摩托的時候,臉色煞白,腳都在發軟。

    清松都急了:“沈道友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沈知倦虛弱地擺擺手:“沒事,我休息一會就好了!

    他總算知道了,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他再三跟清松保證,自己沒事,清松這才一步三回頭地繼續去忙了。

    沈知倦坐在樹蔭下休息了好一會,終于將跳的心臟安撫下來,他扶著樹站起來,這才發現整個回真觀竟然格外涼爽。

    明明是太陽最烈的正午,可是空氣中竟然漂浮著淡淡的水汽。

    他抬起頭,驚喜地發現頭頂竟然漂浮著幾朵烏云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他看到師道長正陪著幾人遠遠走過來。

    看到他,師道長面露喜色,連忙快走幾步,給身邊的人介紹。

    “商道友,這位就是我之前說起的沈知倦沈道友,他修為高深,之前紅娘蝮一事就是多靠他才解決的!

    隨后又給沈知倦介紹:“沈道友,這位就是雨師后人,商君商道長,極擅雩祭!

    雩,即古代為求雨而專門舉行的一種祭祀。

    這位商道長就是之前說的商羊后人,祈雨成功率80%的神人。

    只見他身材圓胖,長得異常富態,只不過嘴角卻一直耷拉著,看著不太高興的樣子。

    沈知倦之前已經見過靈烏派的歸雨時小姐姐,對于他們這種有著特殊能力的高人很有好感,主動伸出手:“商道長你好,我是沈知倦!

    沒想到商君只是瞥了他一眼,不冷不熱道:“打招呼就免了!

    沈知倦怔了一下,倒也沒生氣,只是笑容淡了些。

    反倒是師道長面露尷尬,可偏偏祈雨還得靠商君,便只能歉意地跟沈知倦頷首,便又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么,那邊只遠遠飄來兩句話:“師道長這么多年是越活越回去了,竟被一個沒有靈力的小孩子給騙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知倦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玄學界都以靈力識人,之前紅娘蝮的時候,也有不少玄學界人士對他有疑慮輕視,但從沒有哪一個像商君這樣,表現得這么明顯。

    一旁的清松氣鼓鼓道:“這個商君,眼睛簡直長在腦袋頂上,從師父請他開始,就一直在挑刺,明明什么都按他的要求做了,還一直嫌這嫌那的,對師父也一點都不客氣,指使來指使去的……要不是他有幾分本事,根本就沒幾個人愿意理他!”

    沈知倦拍了拍清松的肩膀:“這叫恃才傲物,只要他真的能求到雨,也只能暫時忍耐了,反正求完雨他應該就回去了,忍也忍不了幾天了!”

    清松嘆氣:“師父也這么說,可是他真的能求到雨嗎?”

    沈知倦疑惑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清松說道,原來早在十幾天前,師道長就已經聯合了江城玄學界人士舉行了祈雨法會。

    師道長是業內佼佼者,從前也舉行過祈雨法會,少則一天,多則兩三天,基本都成功了。

    可這一次,偏偏就一點效果都沒有。

    就算有時候真的有烏云飄來,最終也是光打雷不下雨。

    要不是這樣,也不會花大代價去請商君。

    沈知倦原本看著天上的烏云,還挺有信心的,但聽清松這么一說,心也不禁提起來。

    他跟著清松去了雩臺那邊。

    雩祭有專門搭建的祭臺,名叫雩臺。

    而此時,雩臺上,商君已經換好了衣服,在雩臺上跳起了舞,他身材滾圓,卻十分靈活,而且這舞蹈中似乎蘊含了某種韻律,隨著他的每一次舞動,空氣中的水汽也在不斷增多,所有人周身都變得涼爽起來。

    清松捏緊了拳頭,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商君,嘴唇蠕動著,念著祈禱成功的法咒。

    沈知倦也是。

    他雖然不太喜歡商君這個人,但還是希望他能夠成功,讓江城成功降下雨來。

    此時,他們頭頂已經匯集了厚厚的烏云。

    沈知倦甚至能聽見從遠方傳來的沉重雷聲。

    臺上的商君跳得更加賣力。

    沈知倦將手搭在眼睛上當棚子,看著那團烏云,可眼睛都看疼了,也沒看出那團云有什么變化。

    那厚厚的烏云仿佛僵在了那里,完全沒有一點要降雨的意思。

    臺下已經開始有人在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畢竟請商君的價碼不便宜,師道長也是頂著巨大壓力,親自上門去求了好幾次,才將他請到的。

    而商君脾氣差,態度又高傲,來了沒幾天就把回真觀內搞得怨聲載道,但大家也是想著他能求雨,所以一直捧著他,忍著他,可如今看來,商君似乎也沒有傳說中的那么厲害。

    商君的腳步更急促。

    而隨著他的動作,眾人頭頂的烏云總算有了動靜。

    一陣風刮了過來,隨后,沈知倦就感覺到有一點水珠落在了臉上。

    旁邊的清松高興地跳起來:“下雨了!下雨了!”

    然而那烏云就像是一塊使勁擰轉的海綿,就擠出了這么一兩滴水,又再次沒了動靜。

    直到商君跳完最后一段,雨也再沒有從天上落下來。

    而且隨著他停下來,那烏云竟也慢慢散去,熾烈的陽光再一次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現場的議論聲越發地大了。

    商君臉色變得異常難看。

    師道長忙道:“商道長,這次只差一點就成功了,您好好休息,再求一次,定然會成功!”

    誰知商君卻冷哼道:“不用求了,接下來幾個月江城都不會有雨的!

    師道長怔了:“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商君卻已經不耐煩道:“不信你就自己去算,快些備車送我去機場,我要回去了!

    師道長脾氣再好,此時也不禁冷下了臉:“商道長,祈雨法會一般都會做幾天的,哪有一個小時不到就結束的?貧道對你一直以禮相待,你所要求的事情敝觀也都滿足了,你這樣做未免太過分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過分?”商君嗤笑道,“你搞清楚,是你們江城玄學界求不來雨,才請我來的!如今雨師不肯降雨,我又有什么辦法?”

    臺下除了回真觀自己人以外,還有不少江城玄學界的其他人,聽出商君話語中的輕蔑,有人不忿道:“到底是雨師不肯降雨,還是你沒本事,誰又知道?”

    商君憤怒道:“誰說我沒本事?!”

    他狠狠瞪著臺下眾人,人太多,他也不知道是誰說的,可又咽不下這口氣。

    這時,他看見了站在人群中的沈知倦,頓時冷笑道:“把個沒靈力的廢物當寶,也難怪你們看不出我的本事!”

    沈知倦都無語了,這商道長哪里像修道中人,簡直跟個瘋狗似的亂咬。

    師道長沉下臉:“商君,你放尊重點!”

    其他脾氣火爆的早就罵開了。

    然而商君自負慣了,根本就不把他們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沈知倦走出來,慢條斯理道:“沒靈力我承認,廢物還是你拿回去自己收好吧!

    現場發出幾聲笑聲。

    論懟人,商君哪里是沈知倦的對手,幾句話下來,就被他堵得面紅耳赤,怒道:“耍嘴皮子有什么用!有本事你上來求雨!”

    沈知倦“嘖”了一聲:“這么大個人了,怎么跟個小學生似的,我還說我能召喚奧特曼呢,有本事你也召喚一個嘛!”

    商君被他氣懵了,脫口而出:“我們打賭!你要是能求到雨!我叫你爹!”

    現場頓時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商君也是氣上頭,話說出口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沒想到沈知倦嫌棄道:“我要你這么大個兒子干嘛?一看就不孝順,而且俗話說子不教父之過,往后你再惹是生非,人家不都得怪我頭上?我多虧!”

    清松沒忍住,“噗”地一聲笑出來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個信號,其他人也都紛紛跟著笑起來,尤其是這幾天被商君氣慘了的回真觀眾人,笑得尤其大聲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人笑完,商君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了。

    沈知倦這才說道:“打賭也行,換個賭注,如果我能求到雨,你就把這次請你的費用雙倍退還怎么樣?”

    商君咬牙切齒:“一言為定!”

    等到商君離開后,師道長才憂心忡忡道:“沈道友,你太沖動了,商君這個人雖然高傲,但確實是有真本事的,若是連他都求不來雨,恐怕也沒人能夠求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知倦揮揮手:“沒關系,船到橋頭自然直!彼D了頓,“再說了,他只說了自己的賭注,又沒說我的,這把我們穩賺不賠的!”

    師道長:“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沈知倦倒是真沒那么慌。

    他是不會求雨,但他有人……啊不,鬼脈,不就是聯系溝通神仙嗎?

    他就不信,偌大一個地府,居然找不到認識上仙的人!

    再說,他其實也有些懷疑,師道長和商君兩撥人都沒有求雨成功,或許問題并沒有出在求雨上頭。

    他當即就給秦頌煙發了條信息,請她幫忙打聽一下江城不下雨,到底是什么情況。

    沒多久,秦頌煙就回復了:【這事我似乎有聽過一些傳聞,這事不好解釋,要不,我讓負責人直接找你吧!】

    沈知倦:???

    沒多久,他就發現他的桌上出現了一張黃色的拜帖。

    上面寫著江城城隍孟道還,將于子時上門拜訪。

    城隍是守護城池的神仙,相當于地方官,換算一下,大概就是江城□□這種級別吧。

    為了表達尊敬,沈知倦特意拿出一個下午把家里衛生搞了,還買了新鮮水果擺了個果盤。

    做完這一些,他就搬了個椅子在門口等著城隍上門了。

    可是都十二點多了,門外居然還沒有半點反應。

    沈知倦皺起眉頭,難道神仙也會遲到?

    可就在這時候,他忽然聽見房間的衣柜里傳來“咚咚咚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沈知倦莫名走進去,打開衣柜,就看到一個雙目炯炯穿著官服的中年男人站在里面:“咦!這不是大門嗎?!”

    沈知倦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中年男人就是江城的城隍孟道還,兩人寒暄片刻后,孟道還也不啰嗦,就直接說清了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原來,每地每年的降雨量都是有定數的,當年的雨量用完了,自然就不會再下雨了。

    今年下半年遲遲不下雨,孟道還也覺得很奇怪,詢問上天才得知,他們江城的雨量竟然早就下完了。

    但是雨師那邊的數據和孟道還的數據根本就對不上,一查才知道,竟是有人偷走了江城的雨。

    孟道還查了許久,都沒有查出那個偷雨賊。

    如果一直查不到,也找不回被偷的那些雨,江城就會一直干旱下去,直到下一年。

    孟道還也是病急亂投醫,這才找到了沈知倦。

    畢竟秦頌煙的公司最近辦得紅紅火火,其中沈知倦的功勞不可小覷。

    眾鬼的評價都是:這個凡人很有兩把刷子。

    孟道還鄭重地對沈知倦長揖:“若是閣下能找到那偷雨賊,我帳下文判官一職為閣下虛位以待!

    沈知倦麻了。

    謝邀,人還沒死。:,,.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天晴書院" 看免費小說,沒毛病!

    (www.azhomereports.com = 天晴書院)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国产成人亚洲综合A∨_九七电影院97网手机版_成 人 免费视频 免费观看_最近最新2019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