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73章 愿意

作者:桃禾枝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天晴書院=www.azhomereports.com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愿意

    當時的謝新昭只把這當成了沈瑜哄他的話,沉浸在發現沈瑜陪他淋雨的這件事里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直到幾天后才無意中發現,這一次沈瑜真的沒有“騙”他。

    這件事發生得很偶然。

    沈瑜現在的手機用了很久了,最近開始頻繁提示內存不足。

    謝新昭便買了一個新的給她。

    沈瑜平時不太玩手機,對數碼也不算精通。

    她把舊手機給謝新昭要他幫忙移機,自己拿著衣服去浴室洗澡了。

    謝新昭將沈瑜舊手機的東西備份了一遍。

    在備份到信息時,他的目光草草掃過,眼皮驀地一跳。

    在現在這個幾乎沒有人用短信溝通的年代,沈瑜和自己的信息竟然占了不小的容量。

    謝新昭的心跳變快了些,小心又期待地點開了舊手機上的信息記錄。

    呼吸一窒。

    最新的一條信息竟然來自去年的12月1日。

    ——“祝你生日快樂!

    只有簡單的一句祝福語,下方有一行“發送失敗”的小字。

    再往上,是去年2月,她祝自己新年快樂。

    再上一條,是前一年的生日快樂。

    謝新昭手指不自覺發顫,按在屏幕上的指尖泛白,緩慢地一點點向下滑動。

    相比于后面客氣簡單的祝福語,前面的信息要豐富得多。

    有《拂曉》第一次演出成功的快樂,有被評為首席的喜悅,有百合獎折戟而歸的失落……

    越是靠前的年份,沈瑜發的消息越多。

    她把這里當作了一個記錄心情的地方,時不時會向他傾訴生活。

    謝新昭從最后一條仔仔細細地看到了第一條。

    短短的幾十分鐘,他好像窺見了自己不曾參與沈瑜的那七年時光。

    沈瑜洗完澡出來,看到的就是謝新昭呆坐在床前看手機的樣子。

    聽到動靜,謝新昭抬起頭怔怔看著她,眼眶紅了一圈,目光深沉如幽谷。

    沈瑜愣了幾秒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謝新昭不發一言,向她勾了勾手。

    沈瑜不明所以地走過來。

    剛走到謝新昭身邊,手腕被人一拉,整個人順勢跌進了謝新昭的懷里。

    手機被謝新昭扔至一邊,他掐著沈瑜的腰讓她坐在自己腿上親吻。

    沈瑜剛洗完澡,身上透著股熱氣,臉頰泛著微紅,眼睛水光粼粼,皮膚晶瑩剔透,整個人散發著沐浴后的香氣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了件真絲的吊帶裙,發尾未干,水滴將裙子的顏色染深了幾分,起伏的輪廓明顯。

    謝新昭的吻從唇向下流連,隔著睡衣親她敏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沈瑜一顫,不自覺咬唇。

    謝新昭溫熱的唇舌隔著睡衣逗她,沈瑜顫抖著叫了聲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抬頭,眼底是癡迷的紅。

    “寶寶喜歡嗎?”

    沈瑜的臉在發燒,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謝新昭也不需要她回答,修長的手指挑開裙擺自己試探。

    沈瑜眼睜睜看著他將手指抹在自己的鎖骨下方,然后低頭親過來。

    她別開眼,連脖頸都成了粉色。

    太澀了。

    沈瑜不知道他在這件事上怎么那么會。

    這些對她來說太過于羞恥。

    在和謝新昭在一起前,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這樣,被擺出各種姿勢迎合一個人。

    可遇到他,她好像也就接受了。

    “寶寶!敝x新昭親吻她失神的眼睛,聲音沙啞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對我說過8次生日快樂!

    沈瑜對上他的眼睛,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她撫摸謝新昭潮熱的臉,彎了彎唇角。

    “嗯,今年當面說!

    謝新昭臉上的喜悅一點點蔓延,低頭親她。

    “好!

    *

    9月下旬,沈瑜接到了來自余清的見面邀請。

    她遲疑了片刻,答應了。

    這一次見面,沈瑜特意打扮了一番。

    奶茶色的連衣裙長至膝蓋,上半身是修身的款式,裙擺鑲嵌著金絲,走路時仿若一條波光粼粼的河。她上身套了件咖啡色針織開衫,寬松款,看上去溫暖柔軟。

    頭發做了一次性的卷,臉部妝容齊整,配上珍珠耳環和項鏈,裝扮得精致耀眼。

    余清看到這樣的沈瑜,目光里閃過的不知道是欣慰還是驚艷。

    兩人分坐在桌子的兩頭,一時誰都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服務員給兩人上了茶水之后,余清才頓頓開口。

    “我和章江快要去瑞士定居了!

    沈瑜點點頭,平靜地道了聲“恭喜”。

    余清看著沈瑜的目光閃爍,聲音很輕。

    “今天除了道別,我還欠你一個道歉!

    她抿抿唇,有些艱難地說:“對不起。這么多年我一直沒盡到做母親的責任,因為害怕面對你和你爸爸一直逃避。后來時間門長了,我更不敢回來找你們……”

    沈瑜定定看著對面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身著藍色套裝,皮膚很白,身材苗條。在同齡人里顯得年輕漂亮,看得出生活很不錯。

    這么多年等到一個遲來的道歉,沈瑜的心情比想象中平靜很多。

    其實她一直知道的啊,余清是個愛情主義至上者。她漂亮柔弱如菟絲花,依賴愛情的養分生活。女兒對她并沒有那么重要。她的生活里可以沒有女兒,但不能沒有愛情。

    “我接受你的道歉!鄙蜩は肓讼,如實道,“但是現在談釋懷我也不能說服我自己!

    余清的眼眶紅了一圈,聲音有點哽咽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

    她吸了口氣,低聲說:“我本來沒想打擾你的。后來聽章江說你已經知道了,我才想著臨走前要向你道歉……”

    沈瑜抿唇,遞了個紙巾過去。

    “謝謝!庇嗲褰舆^來擦了擦眼角。

    她將紙巾捏在手心,試圖放松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那天在醫院看到你男朋友,他對你很好!

    沈瑜點點頭,說是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庇嗲逅坪跏撬闪丝跉。

    好多年沒見,生疏的母女倆其實沒多少話好講。

    余清走后,沈瑜一個人坐在這里慢慢喝完了茶。

    時間門過得很慢,以前的很多個場景一遍遍在腦海里過。

    最開始,沈瑜以為自己乖一點優秀一點,媽媽就不會丟下她。所以她拼命努力,對“優秀”這件事有著不一樣的執拗。

    后來爸爸和繼母交往時,沈瑜曾無意中聽到過兩人的對話。

    “這孩子也不叫人!彼牭疥愌戆胧潜г拱胧侨鰦傻膵舌。

    我叫了。

    沈瑜在心里說。

    她叫了聲阿姨的,只是她沒聽到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討好,爸爸沈朗立馬順著陳秧的話說下去。

    “她就這樣。養不熟一樣!

    沈瑜當即僵在了原地,愣愣看著那道門。

    薄薄的一扇門,將她遠遠隔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從那以后,本就安靜的沈瑜更加寡言了,好像游離于家人之外。

    再后來,高中徐玖的事讓沈瑜把自己包裹得更緊了。她拒絕與他人的親密關系,也不想進入。

    她以為自己會一個人過一輩子,直到謝新昭的出現。

    在謝新昭身邊,她能感覺自己在被熱烈地愛著。

    是他告訴她,不管她什么樣,他都會愛她。

    愛與被愛同時發生真的是一件值得高興和慶賀的事吧。

    以至于她現在回想起以前那些不快,情緒都淡然了許多。

    快喝完的時候,沈瑜接到了謝新昭的電話,他說要來接她去一個地方。

    他沒有說去哪,沈瑜也沒有問。

    直到汽車越開越遠,一片宏偉絢爛的建筑物和五彩的游樂設施映入眼簾。

    沈瑜怔怔看著窗外,認出這是謝家即將開業的主題樂園。

    “我們要進去嗎?”她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最近主題樂園的開業信息刷遍了朋友圈,沈瑜知道還沒到開業時間門。

    謝新昭今天穿得很正,襯衫西褲加身,如老板出來巡查。

    他側頭看她一眼,彎唇。

    “對啊。你是第一個游客!

    下了車才發現,看似空曠的樂園里每一處的工作人員竟然真的都在。

    沈瑜情不自禁地睜大了眼睛,微抽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就我們兩個人嗎?”

    謝新昭被她的樣子逗笑,理了理她被風吹亂的頭發。

    “今天只為你開放!彼嵵仄涫碌卣f。

    夕陽西下,余暉漫天,謝新昭的輪廓鍍上了一層柔和的金,好似在溫柔地發著光。

    沈瑜心臟重重一跳,訥訥出聲。

    “是特意哄我開心的嗎?”

    知道她和媽媽要見面后,他好像就一直擔心自己會不開心。

    謝新昭提了提唇角:“也不完全是!

    不等沈瑜說話,他又接著問:“沈小朋友,想玩什么?”

    沈瑜的眼眶驀地發熱,環顧一周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都沒玩過!

    她的童年太貧瘠了,沒有享受過多少玩樂的樂趣。

    話音落下,手心被人捏了捏。

    謝新昭的表情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彼吐曊f。

    謝新昭牽著她的手往前走:“走,哥哥帶你玩!

    沈瑜愣怔了幾秒,被他拉著往前。

    “新昭哥哥”是她小時候對他的稱呼。

    猛地一聽,就像是他們從未分開過。

    沈瑜怔怔盯著他夕陽下的側臉,臉頰忽然酸得不行。

    有沒有一個世界里,他們真的從來沒分開過呢?

    如果有,他們的少年時期都會比現在幸福一點吧。

    每到一個地方,謝新昭都會簡單說明玩法讓沈瑜挑。

    除了那些不能雙人玩的,沈瑜把喜歡的項目玩了個遍。

    等玩到結束,早已經是夜色沉沉了。

    謝新昭帶沈瑜去酒店的露天餐廳吃飯。

    餐廳位于高層,整個樂園盡收眼底。燈光五彩繽紛,夜景比白天還要漂亮。

    吃飯間門,玩到盡興的沈瑜忽然靈光一閃。

    她后知后覺地看向謝新昭,目光閃爍。

    “你這算以公徇私吧?家里會不會有意見?”

    謝新昭盯著她笑:“這么早就開始操心我家里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瑜一哽,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不會有意見!敝x新昭說。

    沈瑜將信將疑,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不信?”謝新昭低頭看了眼時間門,指了指露臺邊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你看!

    話音落下,他手指指向的方向忽然“砰”一聲,一束橘色煙花在天空炸開。

    沈瑜一愣,起身站到露臺邊。

    原來這里晚上還有一場煙花秀。

    夜幕下,一束束五顏六色的煙花在夜空中炸開,爭先恐后,絢爛綺麗。

    忽然間門,夜空中的煙火出現了一個短暫的停頓。

    接著“砰”地一聲,一個紅色的愛心出現在夜空。

    沈瑜一眨不眨地看著,還沒有察覺出異樣。

    直到又一束煙火升空炸開,夜幕中出現了一行“我愛你”的字樣。

    沈瑜心臟跳得厲害,不可置信地看向旁邊的男人。

    謝新昭抬了抬下巴,示意她繼續看。

    耳邊又是一聲響。

    沈瑜怔怔看過去,煙花變成了“嫁給我”的字幕。

    幾乎是同時,旁邊的人單膝下跪,手心捧著一枚鉆戒。

    他喉頭滾動,聲音低沉有力。

    “小瑜,我很貪心,不止想要你今年的生日祝福,還想要以后每一年的!

    他仰著頭,眼睛很亮,表情虔誠中帶著些緊張。

    “你愿意嗎?”

    耳邊是一串串煙花炸開的聲音,可沈瑜已經無心去看。

    她吸了吸鼻子,喉嚨又酸又緊。

    短暫時間門里,許多個相處的瞬間門不斷閃過。

    種鮮花,放煙花,看流星,游樂園……

    那些缺失在成長中的快樂,被謝新昭一點點彌補、填滿。

    兩次分別,三次相遇。

    相逢總比別離多。

    如果我們沒有一個好的結局,又怎么配得上這幾年的曲折顛簸?

    前方的路途還很長,這一次就一起走。

    沈瑜點點頭,伸出左手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!彼穆曇粲悬c哽咽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她對謝新昭,從來只有這一個答案。

    鉆戒從無名指尖滑落到底,尺寸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謝新昭吻了吻她的手,起身將沈瑜擁入懷里。

    初秋的晚風微涼,貼在一起的兩顆心臟滾燙炙熱。

    夜幕繁星,游樂園燈光璀璨。

    他們在絢麗浪漫的煙火下相擁接吻。

    都是缺愛的人,可沈瑜和謝新昭卻好像走向了兩個極端,彼此的行為處事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好在地球是圓的,他們分別之后又匯合在了終點,還可以彼此擁抱和溫暖對方。

    是幸運,也是注定。

    當天晚上,萬年不發朋友圈的沈瑜更新了一張18歲時的舊照片。

    夏日夜晚,手里拿著煙花棒的女生和身邊的男生同時望向鏡頭。

    女生長發披肩,五官標致清冷,眼神中有絲來不及反應的迷茫,男生輪廓分明,神色高冷淡漠。兩人都穿著校服,外表登對般配。

    整體是泛舊的膠片感,背景很暗,煙花明亮璀璨,被照亮的臉龐年輕漂亮,鋒芒初露。

    照片下簡簡單單的一行字——

    “要和十八歲喜歡的少年結婚了!

    (正文完):,,.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天晴書院" 看免費小說,沒毛病!

    (www.azhomereports.com = 天晴書院)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国产成人亚洲综合A∨_九七电影院97网手机版_成 人 免费视频 免费观看_最近最新2019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