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70章 初夏(加了一點點,大體情節沒變)

作者:桃禾枝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天晴書院=www.azhomereports.com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盛夏

    好像自知道了章江后,總能巧合地遇到他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她也不清楚,這算不算是什么效應。

    一次是在演出的舞劇院的后臺,他是特邀的嘉賓來慰問演出人員;一次是在文聯組織的活動上;還有一次是在團里排練時,有媒體安排采訪,其中也有章江的身影。

    沈瑜不是愛八卦的人,遇到了也只當是巧合,沒有多想也沒有多問章江的身份。

    直到某個休息日,沈瑜在家收到了廖老師的信息。

    廖老師要她后天和其他兩個主創一起代表新舞劇《霍亂》去市里某酒店參加一個關于舞劇的討論會,預計要留在那里晚餐。

    沈瑜應下后,廖老師發來了會議的基本信息。

    沈瑜打開,隨意掃了一下,目光在一個名字上頓住。

    ——又是章江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收到消息時,沈瑜正和謝新昭一起看電影。

    見她凝眉,謝新昭敏銳地感覺到了異常。

    沈瑜放下手機,搖頭。

    “沒事。就是你覺不覺得,當你認識了一個人之后,好像總能在生活里遇到他?”

    謝新昭笑:“正常。以前你不認識,看見了也不會在意,F在認識了,自然會注意到!

    沈瑜點點頭:“嗯,可能是吧!

    謝新昭給她喂了個草莓,狀似無意道:“誰?”

    一般人沈瑜根本也不會在意,能被她注意到,應該不會是普通同事。

    沈瑜沒太在意,咽下口中的草莓如實回答:“你不認識。是我們得百合獎的頒獎嘉賓!

    謝新昭伸手去拿草莓的動作一頓,轉頭看向沈瑜,眉頭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“章江?”

    沈瑜有點意外:“你知道他?”

    謝新昭的目光閃爍,頓了下回答:“嗯,我看過你們的頒獎!

    “哦!鄙蜩A身,拿了兩個草莓。

    她遞給謝新昭一個,將另一只塞進嘴里。

    剛嚼了兩下,沈瑜驀地停下,目光怔怔轉向謝新昭。

    “不對!彼櫭,口齒有些不清。

    “都過去這么久了,你怎么還會記得一個頒獎嘉賓的名字?”

    謝新昭的記憶力是很好沒錯,但是她一提就立刻清晰明白地講出名字,還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謝新昭動作微微一僵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沈瑜咽下草莓,試著猜測:“和我有關是嗎?”

    一個頒獎嘉賓而已,謝新昭怎么會注意到他?

    謝新昭嘆了口氣:“小瑜,我不想騙你。但……”

    他停頓了下,摟住沈瑜:“我有點不確定要不要告訴你!

    沈瑜皺眉,正色道:“我過兩天還要和他吃飯。也許你不說,他自己會找我!

    說到這里,她心里已經隱隱有了猜測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刻的謝新昭開口。

    “章江的老婆以前叫余清!

    沈瑜怔住,面色漸漸冷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小瑜!敝x新昭緊了緊自己的手臂,神色有些擔憂地叫了她一聲。

    沈瑜“嗯”了一聲,神色怔忪。

    半晌,她輕聲開口:“那他是不是知道我是誰?”

    謝新昭想了想,點頭:“你覺得他在關注你的話,那就是!

    沈瑜安靜片刻,“嗯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知道章江是媽媽現任老公的消息后,沈瑜表現得一切正常,看起來并沒有受到什么影響。

    討論會那天,謝新昭還是有些擔心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想見他就不要去了!

    沈瑜搖頭:“見就見吧,沒什么的!

    她也想看看,那位先生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討論會上一切順利。結束后,所有人留下來晚餐。

    沈瑜在同事的旁邊坐下,而章江則坐在了沈瑜對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晚餐過程中,沈瑜一直安安靜靜地吃飯,沒怎么參與大家的談話。

    “學舞蹈的是不是都吃得很少?怕胖要保持身材?”

    對面忽然傳來章江的聲音。

    沈瑜一愣,抬頭。

    看見章江正笑笑看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舞蹈演員活動量大,很多飯量也很大的!

    章江旁邊的男生接話。

    章江“哦?”了一聲,向沈瑜的方向揚了揚下巴。

    “我看小沈都沒怎么吃!

    沈瑜一愣,連忙說自己在吃。

    章江笑了笑,還是把話題放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沈舞跳得這么好,真是年輕有為啊!

    沈瑜能看出來,章江的資歷和地位很高。在這個飯桌上的人大多都對他畢恭畢敬,言語間也頗為崇敬和奉承。

    所以,當章江把話題引到沈瑜這里來時,立刻得到了很多回應。旁人也跟著夸起沈瑜來。

    沈瑜不太習慣,說了聲抱歉去了洗手間。

    出來時,不巧又遇上了章江。

    章江的面色和善,看起來只是在關心晚輩:“小沈是a市人嗎?”

    沈瑜頓了頓,搖頭:“不是!

    章江:“哦,那你一個人跑到a市來?還是和男朋友一起?”

    沈瑜沉默了一瞬。

    章江扯扯嘴角:“我想你一個女孩子在這里工作挺辛苦的。有男朋友一起會好很多!

    沈瑜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她覺得以章江的能力,想要知道自己的情況易如反掌。何必在這套她的話呢?

    但沈瑜并不想和章江有太多的牽扯,回答得客氣又疏離。

    “我在這挺好的,謝謝章老師關心!

    后面的時間里,章江識趣地沒有再和沈瑜搭話。

    直到晚餐結束,他才又禮貌地問沈瑜要不要送。

    沈瑜搖頭,說自己男朋友已經來了。

    章江笑著說好,目送她上了路邊的車。

    沈瑜上了車之后,表現得依舊正常。

    謝新昭看了她好幾眼,問了聲:“他和你說什么了嗎?”

    沈瑜靠在座椅上,吐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就問了幾句我的情況,沒說什么!

    謝新昭握住她的手,低聲問:“不開心嗎?”

    “也沒有!鄙蜩し裾J。

    她說不清,就是莫名有點煩。

    “現在還不想回家,我們轉轉吧!

    “好!敝x新昭應了。

    沈瑜沒有問要去哪,望著窗外發呆。

    現在這個點還早,a市的街道很熱鬧。

    燈紅酒綠,車水馬龍。兩排綠樹的枝葉向路中間延伸,幾乎在空中將整條路籠在一片濃蔭之下。

    車子漸漸在路邊停下,周圍的景色很熟悉,不少穿著清涼的學生來來往往。

    “a大?”沈瑜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謝新昭傾身將她的安全帶解開。

    “走,下去散散步!

    *

    初夏的晚上,天氣還不是太熱。

    學校里的路燈昏黃,大概是臨近期末,走在路上的學生大都背著包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沈瑜今天開會,穿著襯衫和半裙,頭發扎起,露出光潔的一張臉。謝新昭也是從公司過來,一樣的白色襯衫和西褲。兩人走在學校里顯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兩人手拉著手,沿著校門口一路往里走,找了個石椅坐下。

    沈瑜怔怔想著章江的事,有些困惑地看向謝新昭:“他是什么意思?是想讓我們見面嘛?”

    謝新昭搖頭說不知道。

    沈瑜凝起眉。

    “小瑜,別想那么多了。你不想見就不見,想見就見!敝x新昭捏了捏她的手,“如果你不想和她們有牽扯,我可以替你出面!

    沈瑜怔了怔:“謝謝!

    謝新昭伸手將她摟進懷里,好笑道:“你和我謝什么?”

    沈瑜靠在謝新昭的肩膀,抬頭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夜色好像一張巨大的幕,皎潔月色從宿舍樓上方探出頭來,閃爍的星光和樓內窗口的燈光相互輝映。學生們說話玩笑的聲音不時傳來,讓這夜色安靜中又帶了幾分喧囂。

    “謝新昭!鄙蜩ね焐系男切,輕聲開口。

    謝新昭“嗯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總覺得,如果我小時候很乖很優秀,我媽就不會扔下我了。所以我總是很努力,什么都想做到最好……”

    沈瑜沒有看他,說話的語氣平淡,側臉線條流暢冷清,臉頰邊幾縷碎發。路燈下有細塵在她的面前飛舞,平添了幾分朦朧又柔和的氛圍。

    謝新昭的心臟從她說話起就揪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總算明白,沈瑜心里那一套價值觀是怎么形成的了。

    他緊了緊自己攬著沈瑜的手臂,忍不住說:“為什么要一定要很優秀呢?如果你努力上進獲得成就能讓你滿足快樂,那就努力往上,如果這件事讓你覺得累和難受,那就放過自己當個快樂的咸魚!

    “咸魚?”沈瑜從他肩膀抬頭,輕笑了聲,“那可能不適合我!

    她想了想:“我還是很喜歡跳舞!

    “那就跳。喜歡什么就做什么!敝x新昭立刻道。

    他看著沈瑜,表情很認真:“小瑜,人生短短幾十年,除了不記事的童年和動不了的老年,留給我們的時間就更短了。成功和優秀不是最重要的。開心才是!

    沈瑜怔住了。

    片刻,她彎了彎唇,眼睛很亮:“那你呢?什么會讓你開心?”

    謝新昭想也不想地說:“和你在一起就開心!

    沈瑜定定和他對視,驀地沉默。

    她望向左前方亮著燈的宿舍樓,莫名又想起分手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那當時你一定很難過吧?”她怔怔看著自己曾經住過的地方開口。

    謝新昭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,也想到了自己在樓下苦等沈瑜的那個晚上。

    他沒有回答,拉起沈瑜走到那天自己曾坐過的長椅邊。

    “那天下雨,我就坐在這里等了你好久!

    謝新昭的語氣平平淡淡,又莫名有幾分委屈。

    沈瑜看著空空的長椅,輕易地回想起謝新昭一個人坐在這里的落寞身影。

    那晚的雨絲飄飄揚揚,周圍是用衣服或書包擋著頭奔跑的學生。只有他一個人安安靜靜坐在這里,戴著帽子好像隔絕了周圍世界。

    沈瑜安靜了片刻,低聲道歉。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不來?”謝新昭問。

    一直到現在,他都對她那時的狠心耿耿于懷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他拋下了所有的自尊,想告訴沈瑜自己不怪她了,只要她下來見一面?缮蜩みB最后一面都不肯施舍給他。

    沈瑜抬頭看向謝新昭,目光寧靜柔軟:“我怕自己會心軟!

    謝新昭抿了抿唇,不解:“心軟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心軟……”

    沈瑜頓了頓,做了幾年前就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——她伸手抱住謝新昭,臉靠在了男生堅實的胸膛。

    在同一個地方,她抱著他,仿佛穿梭時空,抱住了當年那個在這里淋雨的少年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彌補,但沈瑜確定,這一次,她不會再讓他一個人孤孤單單地等待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年的夏天,校園枝繁葉茂,蟬鳴聲不絕,晚風溫和輕柔。

    夏季似乎是個很適合戀愛的季節,心動和天氣同樣令人臉紅。

    耳邊是謝新昭清晰鼓噪的心跳聲,沈瑜深吸了一口氣,輕聲開口。

    “重新戀愛吧,謝新昭!

    “好!保,,.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天晴書院" 看免費小說,沒毛病!

    (www.azhomereports.com = 天晴書院)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国产成人亚洲综合A∨_九七电影院97网手机版_成 人 免费视频 免费观看_最近最新2019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