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68章 生病

作者:桃禾枝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天晴書院=www.azhomereports.com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生病

    謝新昭胸口被她的話熨帖得溫暖,低笑了一聲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“真那么喜歡嗎?”

    他直接將小指的戒指取下來,套進沈瑜蔥白如玉的中指。

    沈瑜平躺在床上,黑長發流瀉在枕頭如上好的錦繡綢緞。床頭柔黃燈光照在臉上,面色柔和寧靜。

    她抬手舉到面前,仔細打量謝新昭的尾戒。

    戒指比沈瑜的中指大了一圈,戴在她手上松松的。

    沈瑜眨了眨眼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片刻,她又拉過謝新昭的小指,在他的骨節處摩挲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骨折的?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帶著纏綿后的倦和啞,聽上去比平時多了幾分溫柔。

    謝新昭一頓,沒有回答:“問這個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沈瑜側頭看他,安安靜靜的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謝新昭若無其事,將戒指重新套回自己的小指。

    “都過去這么久——”

    “——我今天見到何阿姨了!

    沈瑜忽然打斷他的話。

    謝新昭一僵,手無聲地握緊,肌肉緊繃著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?”他問。

    沈瑜點頭:“嗯!

    “之前我問你,你為什么不說?”

    謝新昭自嘲地笑了笑:“說什么?說我被你甩了還要報復騷擾你的人?說我答應你不打架又沒做到?”

    他驀地有些煩躁,抓了把自己的頭發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你覺得我還是個行為過激的瘋子!

    沈瑜默了默。

    她也是下午才知道,徐玖當時并沒有做出什么實際傷害自己的行為,根本定不了什么罪。他出來后,謝新昭就找他打了一架。

    具體的何寧嫻沒說,但沈瑜猜也可以猜到,他打得肯定不輕。

    總之,這以后徐玖就再沒有出現。何寧嫻說他一畢業就離開了a市,不會再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我媽還說了什么?”謝新昭的定定看著沈瑜,眼神幽深晦暗。

    見沈瑜安靜沉默,他的聲音也不自覺急躁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媽是不是說我不正常,要你和我分開?”

    沈瑜一愣,連忙主動抱住他安撫。

    “沒有,阿姨沒有這么說!

    謝新昭安靜幾秒,低頭親沈瑜的唇。

    “寶寶,別再離開我了。我現在很正!

    沈瑜張開唇,低低應聲。

    “不會離開你的!

    謝新昭怔了一秒,隨后變得更加激動。

    “寶寶……”

    他蹭著沈瑜,好像是對著主人撒嬌的貓。

    “再來一次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瑜想,自己大概真的拿他沒辦法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!

    *

    進入5月以來,天氣漸漸升溫。

    沈瑜被一個火爐抱著,夜里有時覺得熱,不自覺會往旁邊移動些位置。

    基本上,謝新昭每次都會察覺,也貼著她往旁邊蹭。

    她挪一寸,他也挪一寸。

    沈瑜常常醒來,發現自己已經走投無路到了床邊上。

    兩個人貼在一起,連床的一半都用不到。

    這天,沈瑜睡夢中又下意識往旁邊移,想翻身時,半邊身子忽然一空。

    她猛地驚醒,眼看著自己掉下床時,腰間橫過一只手臂,將她連人帶被撈了回來。

    沈瑜回頭,撞上謝新昭晦暗幽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一愣:“你還沒睡嗎?”

    謝新昭點點頭。

    沈瑜輕輕“哦”了一聲,“怎么還沒睡?”

    謝新昭看著她不說話,臉上沒什么表情,黑暗中的輪廓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沈瑜打量他的神色,小心建議:“分開點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真的有點熱。

    謝新昭眼皮顫了顫,低聲道:“小瑜是嫌棄我嗎?”

    他今天白天剛查到了一些消息,晚上想著這些事,一直沒睡著。

    靜靜看著睡著了的沈瑜一直下意識往旁邊移,像是要逃離他似的。

    沈瑜一怔,搖頭:“不是,就是有點熱!

    謝新昭沉默,一聲不吭地下床,打開了空調。

    沈瑜:“……”

    謝新昭揚眉:“好了!

    沈瑜:……行吧。

    這么一個小插曲之后,沈瑜的困意被趕跑,有些睡不著。

    她安安靜靜地側躺著,并沒有出聲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依舊很敏銳地察覺到了她的狀態。

    謝新昭手指在沈瑜光滑的肩頭摩挲,低聲道:“睡不著嗎?”

    沈瑜說是。

    “那聊聊天吧!敝x新昭說。

    沈瑜稍頓,轉身變成面對謝新昭的姿勢。

    一雙安靜清潤的眼睛看著他:“聊什么?”

    謝新昭靜靜和她對視幾秒,低低開口:“小瑜,你還記不記得,我們去看流星的那晚,你說過什么?”

    沈瑜凝眉,想了一會兒搖頭。

    “不記得了!

    謝新昭嘆了口氣:“是關于你媽媽的!

    沈瑜愣住,忽然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那時候自己說,想要偷偷看看媽媽的現狀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沈瑜面色淡淡地應聲,心臟卻跳得厲害。

    “你找到她了?”

    謝新昭稍頓,點頭。

    “你想見她嗎?”

    沈瑜思忖了一會兒,搖頭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!

    這么長時間了,她對自己小時候被拋棄的執念已經放下了。她不知道,見到媽媽會不會打破現在安逸的現狀。

    謝新昭摟住她:“好,那就不見了!

    沈瑜呼吸間是謝新昭身上的味道,莫名讓人心安。

    她“嗯“了一聲,片刻后又忍不住問。

    “她現在怎么樣?”

    謝新昭的聲音清冽好聽,響在沈瑜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她挺好的,嫁給了一個搞藝術的商人,生活富裕。沒有孩子,外表很年輕!

    沈瑜的心跳漸漸在謝新昭的話音中變得平緩正常。

    謝新昭的話音落下,沈瑜沉默。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謝新昭聽到懷里傳來淡淡的一聲。

    “那就這樣吧!

    就這樣吧。

    謝新昭說不出這句是無奈還是平靜。

    他的心臟被狠狠蟄了一下,又疼又酸。

    他無聲地摟緊了沈瑜,低頭在她發頂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我會一直在你身邊!

    沈瑜的鼻尖莫名一酸,也抱住了謝新昭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沈瑜是被熱醒的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身體燙得像火,緊緊貼著她的脊背。

    沈瑜一愣,意識到謝新昭的體溫似乎不正常。

    她皺眉,翻身下床。

    翻出溫度計給謝新昭量了一□□溫——果然燒了。

    他燒得迷迷糊糊,整個過程中只掀開眼皮淡淡看了沈瑜又閉上了。

    沈瑜見他困得厲害,便沒有打擾,先一步關門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先和單位請了半天假,簡單洗漱后出門買退燒藥。

    剛要出門,二樓主臥的門忽然被人用力推開,彈到墻上發出了重重的一聲響。

    沈瑜詫異地回頭,只見謝新昭頭發蓬松凌亂,臉色因為發燒變得很紅,眼皮沉沉,眼睛里紅血絲很重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在門口的沈瑜,皺眉。

    幾步從樓下匆匆跑過來,在沈瑜面前站定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謝新昭的聲音沙啞。

    沈瑜一愣:“去買藥!

    謝新昭二話不說,一把將沈瑜纖細的身軀擁入懷里,下巴抵在沈瑜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剛剛做夢,你又扔下我走了!

    他睡得迷迷糊糊,做了個夢。

    夢里沈瑜說他還像以前那樣,根本就沒有好。她不要和他在一起了,借著要巡演的機會,她拎著行李就走了,只留給他一條分手的信息。

    謝新昭在夢里急得不行,怎么給她打電話都不通,發了好多挽留的消息全部石沉大海。

    他想要買機票去巡演現場找她,卻怎么也查不到巡演的信息。

    他急得喉頭冒火,被焦慮和恐懼一下子嚇醒了。

    醒來看到身邊沒有人,謝新昭瞬間慌了。

    此刻重新抱著沈瑜,那股驚慌才稍微緩解了。

    沈瑜緊貼著男生炙熱發燙的身軀,心口被他燙得一熱。

    “做夢都是反的,沒事!

    她也沒有想到,自己有一天會像哄小孩一樣哄人。

    謝新昭沒有回答,反將她抱得更緊。

    沈瑜微微嘆氣:“我不出去了,在網上買吧!

    謝新昭稍頓,這才慢慢松開自己的手臂。

    沈瑜指了指衛生間:“你先洗漱,我買藥!

    謝新昭聽話地點點頭,轉身去了一樓的洗手間。

    沈瑜拉開餐廳的椅子,用軟件定了藥送來。然后起身去廚房,打算給謝新昭熬點粥。

    剛將米淘好,客廳里便傳來了謝新昭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小瑜?”

    沈瑜放下手里的事,走到門口:“我在這!

    謝新昭嘴里的泡沫還沒沖掉,就這么怔怔看著沈瑜。

    沈瑜有些無奈,指了指嘴巴。

    謝新昭面色一松,直直走過來,在廚房里漱了口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他站在沈瑜旁邊,聲音還是有點低。

    “粥!鄙蜩げ迳想娫,抬頭看他。

    “難受嗎?去休息一下吧!

    謝新昭抿唇看她,一雙眼睛還是紅紅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陪我!

    今天生了病的男人格外黏人。

    沈瑜拿他沒辦法,盯著他喝完一杯水,又倒了兩杯拿過去。

    謝新昭躺在沙發上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沈瑜。

    沈瑜給他蓋了條薄毯,輕聲說:“你在這休息會兒,我要練會兒功!

    謝新昭點點頭。

    沈瑜便走到花園,在謝新昭能看到的地方練習基本功。

    沒過多少時間,藥被人送來了。

    沈瑜出門拿了藥,回來盯著謝新昭咽下。

    做好這一切,沈瑜又去廚房看粥好沒好。

    謝新昭頭靠著抱枕,目光定定看著沈瑜忙前忙后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穿了身薄薄的針織長袖,修身款,腰身很細,頭發松松扎著,看上去居家又休閑。

    沈瑜盛好了粥放在餐桌上涼著,走過來用嘴唇碰了碰謝新昭的額頭。

    “還挺燙的,可能是受涼了,今天別開空調了!

    動作間,她臉頰邊的碎發拂過謝新昭的皮膚,有點癢。

    此刻的沈瑜和剛才的夢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,謝新昭心底一熱,拉住沈瑜坐在沙發上。

    “小瑜!彼ǘǹ粗,溫熱手指在她的手背摩挲。

    “你走以后,我都不知道要和誰分享我的生活!

    這些年,他有很多個或喜或悲的瞬間,轉頭卻不知道要和誰分享。

    在公司里好不容易做出點成績,下意識想打給她。拿起手機才意識到自己為了破釜沉舟,早已刪除了一切聯系方式,沒有后路。

    謝新昭的聲音酸澀,目光有一瞬間的迷茫。

    沈瑜頓了頓,輕聲開口:“我也是!

    謝新昭抿唇:“小瑜你這個騙子,我才不會信你。遇到事情,你肯定最先扔掉我!

    說到后面,他的聲音漸漸變低,臉也別向一邊不看沈瑜。

    沈瑜沒有計較他的話,耐心溫和地問:“那怎么才能證明呢?”

    謝新昭緩緩轉頭,布滿血絲的眼睛對上沈瑜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會信的,除非你一直陪著我!

    他目光堅定,一字一頓地說:“你要用一輩子的時間證明。等我閉眼或者你閉眼,我就相信你!

    他燒得臉頰發紅,說話時脖頸上青筋都爆了起來,胡子沒刮,下巴青青的一片。模樣看著有些憔悴可憐。

    和謝新昭在一起久了,沈瑜聽到這種話也不會覺得意外。

    她嘆氣,心軟地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等著吧!保,,.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天晴書院" 看免費小說,沒毛病!

    (www.azhomereports.com = 天晴書院)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国产成人亚洲综合A∨_九七电影院97网手机版_成 人 免费视频 免费观看_最近最新2019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