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118章 第 118 章

作者:笑佳人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天晴書院=www.azhomereports.com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五月下旬,謝景淵帶著三妖外出一個月,終于回了清虛觀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清虛觀在大戰中破損的房屋院墻已經修繕一新,當然,觀里的十幾兩存銀也用得只剩一些銅板。

    “賣了多少?”孫師叔期待地看向謝景淵。

    清虛觀的道士們并不貪財,只是道士們也要穿衣吃飯,一點存銀都沒有,那也不是回事。

    謝景淵拿出三張萬兩的銀票。

    孫師叔看清銀票上的數額,激動得臉色漲紅,身體也晃了晃。

    他雖然年紀一把,但平時多住在觀里,很少關心上等皮毛的物價,還以為九尾狐皮頂多能賣個幾千兩。

    謝景淵再拿出一袋子碎銀,解釋道:“其實賣了六萬兩,分了徐守他們一些,畢竟當日他們護觀有功!

    孫師叔手里握著三萬兩巨資,夠清虛觀用上幾代的巨資,并不在乎分出去的那些了,一邊忍不住地笑,一邊連連點頭:“應該的應該的,他們三個雖然是妖,卻一心向善,說是咱們觀里的護觀靈獸也不為過!

    天下道觀,有的要對所有的妖都趕盡殺絕,有的卻愿意對善良的妖放過一馬。

    清虛觀從祖師爺的時代起就秉持著一顆仁心,再加上偏安一隅很少受到外面的道觀影響,幾百年傳下來,觀里的道士們依舊保持著對不同妖獸不同對待的開明作風。

    了解過這一個月內觀中的情形,并無需要他操心的事,謝景淵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    三妖都恢復了原形,徐守喜歡觀察來來往往的香客,分辨善惡,顧嘉凌又飛到主殿前面的老樹上,朝思念他美貌的香客們展示羽毛。

    蘇妙妙不好熱鬧,溜到了謝景淵的房間。

    謝景淵坐在書桌旁,筆墨紙硯鋪了滿桌。

    蘇妙妙跳到桌子上,圓圓的貓腦袋湊近畫紙:“道長在畫什么?”

    謝景淵看她一眼,道:“拔步床!

    蘇妙妙笑了,臥在旁邊看他畫。

    道長的手很好看,道長的畫功也不錯,可蘇妙妙的骨子里并不是一只雅貓,沒看多久她就犯了困,抬爪越過謝景淵的胳膊,再來到他的懷里,在他腿上蜷縮成一團。

    一個畫,一個睡覺,房間里漸漸只剩規律的貓呼嚕。

    到傍晚,香客們都下山了,謝景淵也畫好了。

    他給蘇妙妙畫了一張縮小版的拔步床,床架上雕刻的是飛鳥、蝴蝶、游魚、花卉,并在圖案上預留了寶石的位置,用寶石來點綴那些圖案,渾然天成。

    他給顧嘉凌畫的是一個改良版的鳥窩狀拔步床,分為兩層,下面吃飯,上面睡覺,同樣畫了一些可以點綴寶石的圖案。

    鑒于徐守很滿意他現住的狗窩,謝景淵就保持了狗窩原狀,只增添了雕刻紋絡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覺得,這三張圖一張比一張敷衍?”

    顧嘉凌仔細對比三張,怎么看都覺得蘇妙妙的拔步床畫得最精細,什么蝴蝶什么游魚,都繪制得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謝景淵:“你的鳥窩掛在樹上,香客往來都能看見,外面不宜太過鋪張!

    徐守:“對,如果寶石露在外面,會有香客爬上去盜竊!

    百姓們的純善可經不起唾手可得的寶石的誘惑。

    這話有道理,顧嘉凌勉強接受了,更何況,他的鳥窩雖然不是最精美,卻也不是最丑,怎么樣都比徐守的狗窩好看。

    “明日一早,你們隨我去后山,我有話說!

    看眼窗外,謝景淵對徐守、顧嘉凌道。

    顧嘉凌:“什么話不能在這里說?”

    徐守直接把他叼出去了。

    蘇妙妙窩在謝景淵懷里,好奇地仰起頭。

    謝景淵摸摸她的腦袋,提前透露道:“他們兩個服用了妖丹,修為大漲根基卻不穩固,明早我會教導他們固本之法!

    蘇妙妙懂了。

    謝景淵簡單地洗漱一番,坐到床上準備打坐。

    蘇妙妙仰面躺在他的腿上,碧藍色的大眼睛一直盯著他的臉。

    謝景淵還沒入定,感受到她的視線,問:“有心事?”

    蘇妙妙是有心事,還是不太開心的事。

    她想抱著道長說,可貓腿不夠長,沒有辦法,蘇妙妙又變成人,雙手熟練地環上他的脖子,腦袋枕著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道長,你天分這么好,會不會像祖師爺一樣飛升成仙?”

    謝景淵垂著眼簾,道:“這要看我的造化,不是我想成仙就能成!

    蘇妙妙挨得他更緊:“如果你成仙了,我怎么辦?徐守他們修為比我高,可能跟著你一起飛升了,我卻不行!

    一兩百年的修為差別,不是她隨隨便便就能追上的。

    謝景淵能聽出她的不安。

    他想摸摸她的頭,手都抬起來了,忽然想起她現在不是貓的樣子。

    放下手,謝景淵低聲道:“若有那日,我會帶你們一起飛升,若天道不允,我便留在人間陪著你們!

    蘇妙妙高興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謝景淵:“嗯!

    蘇妙妙很開心,對道長說過的話,她素來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.

    次日一早,謝景淵帶著徐守、顧嘉凌去了后山,蘇妙妙蹲坐在他的肩頭,跟著去看熱鬧。

    修行沒有捷徑,徐守、顧嘉凌吸收了妖丹,就要付出更多的代價來彌補這段投機取巧。

    “今日起,你們就住在后山,日日保持人形,不可隨意變化!

    “每天從黎明開始跑步一個時辰,早間休息半個時辰,吃過早飯去爬山,從山腳到山頂往返一百次。午間休息半個時辰,下午兩人對打,再跑步一個時辰。晚上按照我傳授的口訣打坐修煉,直到黎明,如此三年,根基可固!

    他剛說完,顧嘉凌就癱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徐守一如既往地冷靜穩定:“道長放心,我們會好好修煉,絕不辜負你的苦心!

    顧嘉凌眼珠亂轉,在他開口之前,謝景淵冷聲道:“你若覺得辛苦,現在就可以離開,不過今日走了,以后都別想再投靠清虛觀!

    顧嘉凌看看他,再看看一臉幸災樂禍的蘇妙妙以及一臉凝重的徐守,突然哇的一聲,倒在地上大哭起來。

    如果是剛來清虛觀的時候道長就要如此折磨他,顧嘉凌肯定要跑的。

    可已經在清虛觀住了這么久,與一人一貓一狗都這么熟悉了,現在讓他走,他難受。

    徐守嫌棄道:“有什么好哭的,道長這樣是為了咱們好,根基不穩,你如何修成大道!

    道理顧嘉凌都懂,他就是覺得前途暗淡:“三年啊,每日都要苦修嗎?”

    謝景淵頓了頓,道:“每月月底可回觀里休息!

    顧嘉凌就仿佛在一片烏壓壓的黑云中看到了一線光亮:“行吧,不過我們回去那天,道長要給我們做好吃的!

    謝景淵:“可以!

    顧嘉凌:“還要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第二個要求還沒提出來,謝景淵就轉身走了,頭也不回,只有蘇妙妙,歪過腦袋,貓臉上全是幸災樂禍。

    顧嘉凌大怒:“你給我等著!”

    蘇妙妙也轉過頭,只心情愉快地朝顧嘉凌搖尾巴。

    .

    二妖辛苦修煉,謝景淵也會在打造拔步床的時候,詢問蘇妙妙的修煉進度,再為她指點一二。

    涉及到修煉,蘇妙妙聽得很認真,不過讓她天天看謝景淵搗鼓一堆木頭,蘇妙妙偶爾也會覺得無趣。

    她開始往后山跑,看著顧嘉凌被徐守威脅著堅持跑步或爬山,或是看著顧嘉凌在切磋對打時被徐守揍得嗷嗷直叫,這一切可比看道長造床有意思多了。

    最初幾日,謝景淵還會特意上山來尋她,后來確定蘇妙妙不會離開清虛觀這一帶跑去別的地方,謝景淵也就放心地由著她跑來跑去。

    當然,無論白天蘇妙妙怎么跑,每到夕陽西下,蘇妙妙都會回到清虛觀,熟門熟路地溜進謝景淵的房間。

    這日上午,蘇妙妙又來看兩個伙伴苦修,還心血來潮地跟著他們爬了一次山。

    “這山也不高,爬起來很容易啊!钡搅松巾,蘇妙妙舒服地瞇著眼睛,享受山風吹拂全身的貓毛。

    徐守、顧嘉凌都是人身,徐守眺望山下的清虛觀,顧嘉凌則仰面躺在地上,恨聲道:“跑一趟當然不累,你跑一百趟試試?”

    蘇妙妙才沒那么閑,跟著他們跑下山,就溜走了。

    從他們修煉的地方到清虛觀,還有一段很長的山路。

    蘇妙妙快活地在山間游蕩,一會兒撲撲蝴蝶,一會兒抓只螞蚱。

    突然,前方傳來幾聲人語,蘇妙妙心中一動,潛伏在草叢中悄悄靠近。

    離得近了,蘇妙妙看到前面的一棵老樹下,站著清虛觀的玄誠與一個杏眼桃腮的姑娘。

    蘇妙妙認得那姑娘,玄誠私藏的發簪就是這姑娘送的,當然,那發簪早被她偷來了,玄誠一點都不敢聲張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喜歡我嗎?”小姑娘杏眼含淚,委屈又倔強地瞪著玄誠。

    玄誠回避她的視線,低頭道:“清虛觀自有觀規,貧道不敢違背!

    小姑娘:“我又沒讓你違背觀規,我只問你喜不喜歡我,你若喜歡,我便一輩子不嫁,你若心里沒我,那我回去就找個人嫁了,免得爹娘兄嫂一直為我操心!

    玄誠轉個身,背對她道:“姑娘已經及笄,遇到合適的便嫁了吧!

    他的語氣那么平淡,姑娘聽了,淚如雨下。

    蘇妙妙卻看見,玄誠清秀的臉上也落了淚。

    蘇妙妙不懂人間的情愛,可她見過玄誠拿著那發簪在夜里輾轉反側,也見過玄誠朝她走來,似乎想討回發簪,卻又臨時改變主意,神色復雜地離去。

    哭是因為難過,玄誠其實喜歡這姑娘吧,不舍得她嫁給別人?

    哎,明明互相喜歡,為什么要說違心的話呢?

    蘇妙妙在自己的隨身寶庫里翻了翻。

    每個妖都有類似的空間,可以把收藏的東西放進去。

    玄誠的發簪被蘇妙妙新買的珠寶壓在底下,等蘇妙妙取出發簪,就見那姑娘已經走出了幾步。

    蘇妙妙趕緊用法術,將發簪拋到玄誠腳下,并且故意讓簪子撞到一個小石頭,發出一聲脆響。

    聽到響聲,玄誠看向腳下,那姑娘也回頭看來。

    認出簪子,玄誠心中大驚,下意識地抬頭,卻看到一只白貓從草叢里探出腦袋,似乎朝他笑了笑,然后一溜煙地跑了。

    玄誠渾身僵硬。

    發簪果然是被觀里的白貓偷去了,可她老人家早不還晚不還,現在還回來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你不是說丟了嗎,怎么還在?”

    小姑娘破涕為笑,跑過來搶先撿起簪子,淚眼亮晶晶地審問玄誠道。

    玄誠:……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你也是喜歡我的!”

    小姑娘撲過來,緊緊地抱住了這個曾經救過她一命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玄誠此刻卻顧不上她,目光復雜地看向清虛觀的方向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白貓平時與觀主那么親近,一定會告訴觀主吧?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天晴書院" 看免費小說,沒毛病!

    (www.azhomereports.com = 天晴書院)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国产成人亚洲综合A∨_九七电影院97网手机版_成 人 免费视频 免费观看_最近最新2019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