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115章 第115章

作者:笑佳人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天晴書院=www.azhomereports.com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暴雨如注,客棧門口全是別人踩出來的腳印,混著一些黃泥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謝景淵一直走到通向二樓的樓梯前,才將蘇妙妙放了下來。

    大堂里聚集著很多來避雨的百姓,見此也沒有覺得太稀奇,畢竟道士們本來就有半數可以成親,更何況那美人嬌滴滴的,別說道士,就算來個和尚,可能也不忍心見她淋雨受涼。

    “回房吧!敝x景淵對三妖道。

    四人一起回了謝景淵的客房。

    打開窗戶,潮濕的雨氣撲進來,很是清涼。

    顧嘉凌興奮地走來走去:“再有三天,六萬兩就到手了!”

    徐守等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謝景淵看看他們,道:“那日大戰,你們護觀也有功,狐皮所得,我分你們一人一萬兩,剩下歸道觀共用,如何?”

    徐守:“都是道長與祖師爺……”

    謝景淵用眼神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顧嘉凌看向蘇妙妙,蘇妙妙沒有異議,他也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蘇妙妙另有話說:“我有一萬兩,但道長答應要送我的謝禮,得從道長那邊出錢!

    顧嘉凌:“對對對,這個不能混淆!

    徐守:“我要銀子無用,愿意交給道長分配!

    顧嘉凌終于知道為何徐守不欺負人,他卻更喜歡蘇妙妙了,聽聽徐守這些話,簡直就是故意跟他對著干。

    謝景淵一一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商量好銀子分配,顧嘉凌又開始討論蕭衡,對謝景淵道:“等咱們拿了銀子,道長趕緊也去綢緞莊做兩件新道袍,明明長得比蕭衡好看,怎么能在穿衣打扮上輸了!

    蘇妙妙附和地點點頭,道長的袍子質地粗糙,蹭來蹭去一點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謝景淵瞥她一眼,道:“修行之人,衣能蔽體足矣!

    他喜歡寒酸,顧嘉凌就去跟蘇妙妙商量,明天一起去綢緞莊買緞子。

    幻化衣裳雖然消耗不了多少妖力,可是有現成的,為何不買呢?

    徐守:“銀子還沒到手,你們急什么?”

    顧嘉凌之前偷了幾十兩銀子,一路大吃大喝已經快用光了,氣勢卻不能輸:“我們可以先挑選,銀子到手直接去買,不然這三天做什么,干等著?”

    徐守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暴雨來得快去得快,次日一早,只見青石街道被大雨沖刷得干干凈凈,天氣也比昨日涼爽幾分,正適合出門。

    顧嘉凌跟客棧掌柜打聽到城內最好的綢緞莊是哪家,就與蘇妙妙在前面帶路了。

    這時候,兩人看起來還真像兄妹。

    綢緞莊還沒到,蘇妙妙發現一家首飾鋪子,丟下顧嘉凌就往那邊走。

    好在顧嘉凌也對珠寶首飾有興趣,繼續緊隨其后。

    徐守看向旁邊的道長。

    謝景淵還是那副清清冷冷的表情,似乎對身邊的一切都不在意,又仿佛對什么都充滿了耐心。

    掌柜見蘇妙妙、顧嘉凌容貌出眾穿得富貴,她推薦什么兄妹倆還都要看,以為來了大主顧,笑容滿面地將各種好貨都擺了出來。

    顧嘉凌喜歡藍寶石,蘇妙妙幾乎什么都喜歡!

    “兩位,這些都要包起來嗎?”掌柜激動得臉都紅了。

    蘇妙妙剛要點頭,徐守在她身后咳了咳。

    蘇妙妙想起銀子,無奈地對掌柜道:“我們現在沒錢,三天后再來買,可以嗎?”

    掌柜笑容一僵。

    店里還有兩個富家小姐,帶著各自的丫鬟。

    本來掌柜是在熱情招待她們的,因為蘇妙妙、顧嘉凌看起來更有錢,掌柜就走開了,導致兩個小姐都很不高興。

    現在聽蘇妙妙說她竟然沒銀子,富家小姐互相看看,撲哧笑出來,走到這邊,一人從蘇妙妙看中的首飾里取出一樣。

    蘇妙妙伸手將首飾搶回來,不高興地道:“這是我要買的!

    富家小姐:“那你拿銀子出來?掌柜你說,這首飾你賣誰?”

    掌柜當然想收現錢,結果沒等她開口,一錠金元寶突然從門外飛到了柜臺上。

    掌柜震驚地抬起頭,蘇妙妙等人也朝門口看去。

    一身白色道袍的蕭衡跨了進來,俊美的臉龐,尊貴的氣度,隨著他的到來,鋪子里面仿佛都敞亮了幾分。

    兩個富家小姐下意識地看向謝景淵。

    謝景淵的容貌比蕭衡還要引人矚目,可惜他一副拒人千里的道士姿態,大家見到他,可能會先生出敬畏。

    蕭衡就不一樣了,他神色溫和,看起來更像氣度華貴的世家子弟,也更容易激起妙齡少女的愛慕之心。

    “抱歉,這些是我的朋友先看上的,還請兩位小姐移步!笔捄庾叩教K妙妙身邊,對那兩個小姐道。

    小姐們臉紅了,羞澀地行個禮,重新回到她們原來的位置,保持距離旁觀。

    蕭衡朝蘇妙妙笑笑,對謝景淵道:“好巧,謝兄你們也來逛街嗎?”

    謝景淵頷首。

    徐守的穿著打扮就是個護衛,蕭衡忽略他,朝顧嘉凌、蘇妙妙拱手:“昨日一面太過匆忙,還未請教二位高名!

    顧嘉凌收到徐守的眼色,笑了笑,自我介紹道:“我姓蘇,名嘉凌,這是我的妹妹!

    既然要扮演兄妹,當然要一個姓。

    蕭衡行禮:“原來是蘇公子、蘇姑娘!

    顧嘉凌有模有樣地回禮,蘇妙妙只是站在他身邊,好奇地打量蕭衡。

    昨日道長再三承諾他比蕭衡厲害,所以此刻蘇妙妙不怕蕭衡了。

    對上她那一雙美眸,蕭衡笑得更加溫潤:“兩位與謝兄是?”

    顧嘉凌就把那套說詞搬了出來。

    蕭衡:“原來狐皮是蘇公子與蘇姑娘的,如此,我豈不是欠了你們六萬兩?”

    聽到銀子,顧嘉凌笑得更加燦爛。

    蕭衡看眼柜臺上的首飾,對蘇妙妙道:“那狐皮珍貴無比,承蒙二位愿意賣我,這些首飾便算我送二位的一點心意吧!

    蘇妙妙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謝景淵卻道:“我們出狐皮,你出銀子,無須再多破費!

    蕭衡:“一點心意,謝兄這么說就太見外了!

    說著,他拿起柜面上鑲滿紅寶石的一支簪子,遞給蘇妙妙:“姑娘慧眼,這簪子的確與姑娘很配!

    蘇妙妙眼睛看著簪子,同時也吸了吸鼻子,再看蕭衡,她的目光就帶了幾分好感。

    謝景淵傳音問徐守:“蕭衡身上可有什么氣息?”

    徐守早聞出來了,同樣傳音道:“有種樹木氣息!

    謝景淵:“什么樹?”

    徐守:“雞翅木!

    謝景淵:……

    蘇妙妙之前跟他索要拔步床做謝禮,點名要雞翅木的拔步床,理由是她是喜歡雞翅木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與徐守交流時,蘇妙妙、顧嘉凌已經開開心心地接受了蕭衡送的禮物。

    蘇妙妙當即就把那支簪子戴在了頭上。

    “城內有很多好去處,我帶你們去逛逛如何?”蕭衡彬彬有禮地道。

    顧嘉凌一口同意。

    蕭衡很會接人待物,既能陪顧嘉凌說話,又能隨時出錢買下蘇妙妙看上的東西,沒過多久,徐守懷里就抱滿了一堆東西——畢竟,他扮演的是富家兄妹身邊的護衛。

    謝景淵只默默地看著。

    一整個白天,蕭衡都陪在他們身邊,直到晚上在酒樓吃了一頓大餐,再親自將他們送回客棧,蕭衡才翩然離去。

    夜幕降臨,洗過澡,顧嘉凌趴在床上睡大覺。

    徐守以原身臥趴在地上,雙耳低垂。

    某一時刻,他動了動耳朵,聽到一只貓悄悄走出房間,去道長那邊撓門。

    想到道長對她的縱容,徐守沒有理會。

    另一間客房,謝景淵坐在窗邊,對著夜色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門板被貓輕輕劃動,謝景淵頭也不回,用法術打開門。

    蘇妙妙立即鉆了進來。

    門重新關上,謝景淵看她一眼,布下隔音結界,淡淡問:“我說過,到了這邊不可再隨意變換!

    蘇妙妙走過來,輕輕跳到他懷里,習慣地蜷縮成一團,懶懶地道:“我喜歡在道長這邊睡覺!

    謝景淵看著她閉上的眼睛:“有何區別?”

    蘇妙妙:“道長身上的氣息好聞,挨著道長我睡得更香!

    謝景淵對著窗外道:“是嗎,我是什么氣息?”

    蘇妙妙覺得今晚的道長有些奇怪,以往道長都惜字如金,很少會與她聊天。

    不過道長想聊,蘇妙妙打個哈欠,抬起腦袋蹭了蹭他的胸口,嗅了嗅道:“道長是秋露氣息!

    謝景淵皺眉,他也能聞到自然草木特有的清香,可秋露也有味道?

    對面街道墻角,長著一簇野草,草葉上掛著一顆露珠。

    謝景淵伸手,那露珠悄悄飛到他手心,他趁蘇妙妙不注意聞了聞,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“看你今日,似乎不再畏懼蕭衡,這是為何?”

    蘇妙妙笑道:“因為他對我們很好啊,給我買了一堆東西,他身上也很好聞!

    謝景淵明知故問:“他是什么氣息?”

    蘇妙妙:“雞翅木!

    謝景淵:“既然他對你好,你為何不去找他?”

    蘇妙妙蹭他的動作一頓,茫然地抬起頭。

    謝景淵似乎對她笑了下,顯得很是和善:“清虛觀只是一個偏僻小觀,你跟著他,或許能生活得更好!

    蘇妙妙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謝景淵第一次摸了摸她的貓腦袋,低聲道:“我看他似乎很喜歡你,縱使知道你是妖,或許也不會在意!

    他的撫摸很輕,比玄靈那個小道士摸得還舒服。

    蘇妙妙瞇起眼睛,想也不想地道:“我不去,我就要跟著道長!

    謝景淵動作一頓,半晌才問:“為何?他,銀子比我多!

    蘇妙妙臥在他懷里,舔了舔他的手:“因為我更喜歡道長!

    道長長得好看,還很好聞,明明可以殺了她,卻愿意帶她回家。

    以前在山林,蘇妙妙經常擔驚受怕,可被謝景淵關在靈獸袋的那一路,聞著他的氣息,她睡得特別安心。

    她是一只野貓,道長是第一個愿意供養她的人。

    蘇妙妙喜歡道長,喜歡清虛觀,那什么紫云宮再好,她也不稀罕,至于蕭衡,只是一個好聞的有錢過客罷了。

    她還喜歡路過的蝴蝶呢,那也不代表她要搬去蝴蝶的家。

    謝景淵的耳邊,全是她那句仿佛隨隨便便脫口而出的“喜歡”。

    她懂什么叫喜歡嗎?

    直到蘇妙妙舔到他的手心,濕漉漉溫熱熱,謝景淵才陡然回神。

    他按住蘇妙妙的貓頭。

    蘇妙妙還以為道長又要摸她了,舒舒服服地等著。

    可能是看太多了,謝景淵竟然領會了她的意思,頓了頓,繼續。

    摸著摸著,蘇妙妙突然變成人,笑著撲到他懷里,雙手抱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謝景淵身體一僵。

    蘇妙妙兀自在他耳邊吐著熱氣,又笑又難受似的:“道長,好癢啊!

    然后她就控制不住了,變成了這樣。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天晴書院" 看免費小說,沒毛病!

    (www.azhomereports.com = 天晴書院)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国产成人亚洲综合A∨_九七电影院97网手机版_成 人 免费视频 免费观看_最近最新2019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