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166章 第 166 章

作者:池鏡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天晴書院=www.azhomereports.com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晚上的時候,學生會派來兩名beta學員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虞飛分化期一過就得從時絨合住的宿舍中搬出來,住到oga專樓去,學生會派人過來收拾一下他的行李。

    學校的宿舍是兩室兩廳的小套房,時絨不喜歡將機甲相關的工作帶回家,公用的客廳里幾乎都是虞飛的東西。

    她本想幫忙收拾,但被婉拒,理由是alha不適宜觸碰oga的私人物品,以免留下信息素。

    時絨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和虞飛之前住一起那么久,要真有信息素殘余,還能怕這一會兒?

    就死摳規矩唄。

    她懶得爭辯,隨他們怎么收拾,自己回房去星網上訓練了。

    直到半夜,她從星網內練習完退出來,發現自己給悶出了一身的汗。

    點開終端一看:好家伙,連宿舍的室內溫控器都被薅走了,這活干得,可真細啊。

    時絨跑去沖了個冷水澡,出房間想要接點水喝,突然發現被搬得空蕩蕩的房間內多了一個男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男人182左右的個頭,金發碧眼,膚色雪白,穿著一身白色的私服,氣質干凈又貴氣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敞開的門,歉然一笑道:“抱歉,我看到門沒關,就自己進來了!

    這笑起來有個小虎牙,還怪可愛的。

    “沒事,”時絨恍惚了一下,以為對方是學生會的。這年頭beta也興往可愛了長嗎?

    她濕漉著頭發自顧自地去接水,淡然問,“是還有什么東西落下了嗎?”

    羅曼眨巴眨巴眼:“?”

    他瞬間反應過來:“容我自我介紹一下!

    自然地關上了房門,咔噠上鎖,羅曼回身淺淺一笑,低柔的嗓音中帶著一絲似有若無的撩撥,“我是羅曼,是來找你的!

    “二皇子殿下?”

    時絨挑了下眉,看了眼被他從里面反鎖上的房門,放下了水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見alha朝他步步走過來,分明是自己大半夜主動找上門,羅曼還是忍不住地攥緊了手。

    既瑟縮畏懼,又有些說不出的心悸。

    啪嗒——

    一雙雪白的拖鞋放在他面前,時絨提醒道:“進門換一下鞋吧,拖鞋是新的,沒人穿過!

    羅曼眸子空了一瞬:“?”

    alha并沒有對他做什么,而是側身與他擦肩而過,合上鞋柜之后,又看著門口為難道:“你有事要說嗎?要不咱們就別關門了?”

    她一本正經解釋著:“屋里之前的溫度調節器是虞飛買的,剛給學生會地打包帶走了,屋子里怪悶熱的,我想敞開門透透風!

    羅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活了二十年,從沒如此無語過。

    這alha是個木頭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先別開門吧!绷_曼險些笑不出來,“我來是找你有話說的,說完我就走!

    “哦!盿lha有些恍然地點點頭,“那你進屋坐,坐著聊!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時絨給他端了杯檸檬茶,在人對面坐下。

    羅曼衡量一下彼此之間較遠的距離,同處一個屋檐下,那是一個可以稍稍給oga安全感的距離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的alha慵懶地靠坐在沙發中,明明是個渾身放松的狀態,卻絲毫不掩周身強烈的氣場。眸光悠悠掃來時,那仿佛被兇獸盯上的侵略感,讓人禁不住屏住呼吸,心跳不止

    。

    sss級alha,這就足夠成為他心動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我來聯邦第一軍校的緣由,尊父應該已經告知于你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“那就好!绷_曼紅著臉喝了一口檸檬茶,“因為之前都蒙著面,彼此沒有相認,所以今晚才特地過來見見你!

    他本以為alha會解釋一句什么,譬如說是將08號認成了他,所以才會對他特別。

    但她什么都沒說,看了一眼他身上06號的牌子,點了點頭,還是不咸不淡的:“嗯!

    羅曼有些失落:“你沒有什么要對我說的嗎?”

    時絨:“我想知道你來找我是想說什么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雖然進屋之后僅有只言片語的幾句交談,羅曼卻隱約感覺到,對方對他并不感冒。

    按理來說,他這樣的ss級oga不該承受如此的冷待,或許是因為消息來得太突然,alha生來高傲,并不能輕易接受別人的安排,所以才會顯得抵觸。

    羅曼不想觸怒她,放低姿態,輕輕吐露心聲:“我想請你答應與我的婚約,娶我!

    時絨指尖微動:“?”

    她這是,被一個oga求婚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雖然這是一場政治聯姻,但我會盡我所能地滿足你對oga的所有要求,愿意永遠臣服于你,身心都只屬于你一人!

    說到這,羅曼臉色微微泛紅,羞恥地低下了頭。

    任換一個alha聽到這話,這會兒就已經渾身梆硬,嗷嗷叫喚著撲上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時絨坐在沙發里,無動于衷。

    皇族自當有身為皇族的驕傲,他做出這么大的冒險和讓步,甚至冒著獻身的風險,如此急切地找上門來,總得有原因。

    時絨溫和道:“據我所知,對您青眼有加的貴族alha多得是,您為什么想要和我結婚?我們滿打滿算,這才第二次見面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像那些自負妄alha,只需一點順意恭維,就能讓他們洋洋得意,自以為掌控oga的一切,躁動得要直奔主題。

    ao私下單獨見面,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在床上渡過,剩下百分之十在浴室。

    她理智得像是個性冷淡。

    羅曼心里槽了她一句,“好,反正咱們的婚事已經在長輩面前過過眼了,有些事,我也不瞞你!

    羅曼嘆了一聲,輕聲道,“最開始是因為第四軍區出了點問題!

    “近幾十年來第四軍區發展飛速,實力強橫不假,但也滋生了傲慢與無知自大。前不久,第二軍區將蒙塵星系收服回來,立下奇功,整個聯邦為之慶賀。第四軍區便有一指揮官眼紅,貪功冒進,領著一只艦隊闖進沉寂已久的失落園,險些全軍覆沒,是被路過的帝國艦隊給救了下來!

    “什么?”時絨聽得皺眉,“艦隊損失如何?”

    羅曼:“整一支一百二十艘軍艦滿編的艦隊,最后只有三艘返航!

    時絨臉色徹底冷下來了:“那名指揮官犯了這么嚴重的錯誤,沒有上軍事法庭,沒有對外公開,外界對此事一點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羅曼點頭:“對,他就是第四軍區指揮官司華上將的獨子,司程。司華上將為了讓兒子避免被軍事法庭處決,封鎖了第四軍區的消息,并答應帝國到聯邦軍!涣鳌牟黄降葪l件,好讓他們幫忙掩蓋下這件事!

    “這怎么瞞?”時絨嗓音不覺冷下來,“一下死了那么多人,軍人家屬怎么安撫?司程帶的滿編艦隊是有防

    守任務的吧?第四軍區一下子沒了一百多艘軍艦,要從哪里補?”

    羅曼面上閃過一絲尷尬:“家屬方面第四軍區已經做過安撫了,我不知道他們具體怎么操作的,反正目前暫時按下了,沒有鬧開來。至于軍艦,第一軍區調了一些過去應急,還有……”時絨慢慢明白過來,看了眼欲言又止的羅曼,“所以你找我,就是想讓第二軍區出兵幫你?”

    “這不僅僅是在幫我!绷_曼放下杯子,“此役之后,女皇對第四軍區已經完全失去了信任,只是礙于親情和聯邦的顏面才答應幫忙遮掩最后一次。如果這時候,你娶了我,幫忙擺平了這樁丑聞。咱們捏著第四軍區的把柄與人情,以后聯邦的皇位非我莫屬,第二軍區又何愁得不到資源傾斜?這對你我雙方,都是好事!

    時絨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來聯姻的事,底下還藏著這么一樁丑聞。

    那她前世逃婚,豈不是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,把第四軍區和女皇陛下給統統得罪了。

    第二軍區立功之后,在聯邦內的擁戴聲極高,已經到了讓女皇忌憚,帝國特地前來打聽的程度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,她又在這個時候拿到了sss級機甲師認證,震驚全聯邦,讓所有人見證了第二軍區的崛起。

    五年之后,制造出sss級機甲,第二軍區直接擁有了聯邦最強殺器。

    正所謂槍打出頭鳥,時絨身上的被殺buff可以說是疊到腦袋頂了。

    與皇室的聯姻是目前能看到的最優解,所以時越一意孤行地讓她和二皇子結婚。

    時絨淡淡:“出兵的事,我會考慮的!

    羅曼不知話說到這份上了,利益得失如此之明顯,還有什么可考慮的,焦急問:“你在顧慮什么?”

    “增兵幫第四軍區抵御星獸,我可以接受!睍r絨道,“但請你轉告陛下,司程及涉事軍官,必須得受到軍法處置,為他們自己的愚蠢和無知,為那千萬將士的生命負責,這是我的條件!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有可是!睍r絨道,“我可以幫忙保全皇家的顏面,維護聯邦的安穩,甚至同意對司程的處決在私下進行,不對外公開!

    女皇堂而皇之地偏袒第四軍區,已經讓其余軍區的王族頗有不滿,私底下小動作不斷。如果這個時候第四軍區暴大雷,民怨必然成鼎沸之勢,保不齊就會有人渾水摸魚,挑起戰事。

    星獸之禍尚未解除,如果聯邦內患再起,慘的只是平民。

    時絨:“但軍人的底線不容逾越。身為一名指揮官,與自己的艦隊共存亡是榮耀。更何況是他自己的愚昧與妄導致了這一結果,他已經不再適合做聯邦的指揮官!

    羅曼心里是認可時絨所言的,為難地抿起嘴:“司華上將只有這么一個兒子……”

    時絨:“那就告訴他,大號廢了,他老人家趁著還有力氣,抓緊練小號吧!

    羅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嚴肅氣氛之中,羅曼驟聞這一句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,沒忍住噗嗤笑出了聲:“好,我試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羅曼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時絨怕他一個oga在alha宿舍里亂走會出事,起身將她送出宿舍:“很感謝你告訴我這些事情!

    這種由皇族和第四軍區共同遮掩下來的機密,若不是二皇子親口說出來,恐怕連時越都不一定知曉內情。畢竟各軍區自治程度高,相互之間沒有干涉和監管的權利,信息互通都是有選擇的。

    羅曼出門便戴回了面具,搖搖頭,微紅著耳根:“你放心,我會說服陛下的!

    時絨的要求很合理,且完美地分化了女皇和第四軍區之間的利益。

    女皇是怕丑聞曝光,引起大亂,才愿意幫第四軍區遮掩。

    時絨退一步,同意私下處決,女皇已經達到了自己的目的,多半會答應。而沒有了女皇的庇護,沒有了□□這面大旗,司華上將再舍不得兒子,也遮掩不過去了。

    他若敢一意孤行,無視軍紀保兒子,只怕會自家后院起火。軍隊本是最重紀律的地方,他自己開了先河,如何御下?

    第四軍區還指望著別人來幫忙補這個窟窿了呢,不付出點代價怎么能行,更何況時絨只要求罪者當罰。

    羅曼腳步輕快:“我覺得一定能成!”

    沒想到第二軍區如此忠心耿耿,竟然半點趁火打劫的意思都沒有!

    時絨看他雀躍歡喜的模樣,感覺他好像誤會了什么,她只是答應了出兵,并沒有答應聯姻。

    但她不想急著往自己身上疊被殺buff,沒有直接解釋,而是道:“我還有個問題想要問你!

    “你說!

    時絨:“如果我是個oga,你還愿意嫁給我嗎?”

    羅曼腦子一空:“?”

    時絨微笑:“嗯,我還沒分化呢!

    掏出時亦送給她的爽膚水,在臉上噴了噴,再拍一拍:“有時候覺得做一個alha,太累了,唉!

    羅曼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裂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絨看著羅曼落荒而逃的背影,愉快地吹了聲口哨。

    其實在羅曼出現之前,她原本是打算找個機會,把二皇子給綁了,丟去荒星的。

    皇族可以逼婚乃至殺人,她當然可以先下手為強,當土匪。屆時皇族想聯姻但是拿不出人來,這件事拖也會拖黃,還不算是她的錯處。她再演一演,茍出幾年猥瑣發育的時間,偷偷把sss級機甲造出來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再然后,將前世圍殺她的那些人一一清算,哪怕是皇族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見了羅曼之后,時絨覺得他確實是個有野心之人,但似乎還沒到陰毒的地步,可以暫時和平合作一下試試看。畢竟羅曼都已經攤牌直言了,他要的是皇位,兩人初步的目標和利益并不相沖突。

    時絨可以從他這里當切入口,獲取皇族內部的消息。

    故意提一嘴可能分化成oga的事,一方面是為了拖延聯姻進度,另一方面是給他留一個心理預期,這聯姻成不了,讓他別和自己死磕。單純合作共贏就完事兒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時絨照常去上課。

    她所在的s班新轉來了6名帝校的學生,皆戴著面具。兩方各自抱團,氣氛格格不入,遙遙對立著,明顯有幾分針鋒相對的味道。

    時絨的視線在兩隊人之中掃了一圈,奇怪竟然沒有看到時亦。

    昨晚兩人在星網里對練的時候,他明明說了今天會來上體能課。

    這個s班不是按照系來分的,而是按照精神力等級來分的,全校ss級等級以上的都在這個班。

    是專門為做精神力訓練和對抗、信息素脫敏訓練、和一些地獄級體能訓練課程的精英小班。

    在星網上認識十年,時絨再遲鈍也知道他的精神力不可能是星網資料上顯示的s級,不可能會被分到a班去。

    他該不是遲到了吧?

    她心里嘀咕著走向集合點。

    剛一登場,就聽到整個操場上爆發出alha起哄的鬼叫聲。

    “噢噢噢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絨姐!”

    “排面!”

    時絨:“?”

    s班的班長閆寧像是看到了雞媽媽的小雞,激動地朝她揮起了手:“絨姐!”

    時絨不明所以,慢悠悠地走過去:“今天大家干勁這么足?一會小心被教官重點照顧,抬著出去!

    閆寧笑著湊到她身邊:“那怎么會,要是咱們給帝國的壓過了一頭,面上多難看!咱今天死也要站著走出訓練場!”

    他壓低嗓音,笑容莫名猥瑣:“我還怕你今天不來上課了呢,得虧你來了!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時絨感覺他話里有個話,“我好端端的,干嘛不來上課!

    閆寧看她一臉不肯認賬的模樣,拿手肘戳了戳她:“別演了奧,人家殿下都這么主動了,你怎么得了便宜還賣乖呢?”

    時絨滿頭霧水:“啥?”

    閆寧齜著牙,給她發來一張偷拍視角的圖。

    正是昨晚她把羅曼送出宿舍,兩人并肩從宿舍走出來時的模樣。

    閆寧怪笑:“嘎嘎嘎,孤a寡o,半夜兩點你把人家從宿舍里面送出來,咱還能說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他翹起大拇指,“絨姐魅力無人敵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時絨踹了他一腳:“別猥瑣了。我啥也沒干,純嘮嗑了而已!

    閆寧被蹬開還是齜牙咧嘴:“你說這話自己信嗎?06號今天都請假了!”

    時絨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請假多半是去找女皇陛下議事去了好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偷拍的人當晚把這張圖上傳到了學校論壇,論壇直接炸了,熱鬧了一晚上。都在討論這位06號交流生的身份,猜想此人多半是聯邦二皇子。

    一來聯邦和帝國的軍校生向來互有競爭意識,就算一見鐘情,也沒有進展這么快的吧?

    二來聯邦二皇子作為極為稀少的ss級oga,這次出門,就是為了和時絨相親的,一切都很順理成章。

    要知道時絨作為聯邦軍校最頂級的alha,可是出了名的禁欲,除了機甲,誰都不往眼里擱。

    這么多年了,一般的oga連情書都不敢給她遞,怕被她隨手當廣告單給塞垃圾桶。

    要說誰能順利地爬上時絨的床,只有這位傳說中的ss級oga了。

    頂級oga主動獻身,這是多少alha求之不得的艷遇!

    怎么可能有人拒絕!除非她不行!

    時絨整個兒跳進黃河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仔細看那偷拍照片的視角,好像還是隔壁樓某位學員無意拍到的。

    后牙磨了磨:這哥們得有多寂寞,半夜兩點沒睡在陽臺上拍鬼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是體能課,oga是可以不來參加s班的體能課的,只要請假都會批。

    時絨有嘴說不清,心不在焉地往外看了看,眼看著上課時間將至,教官在往這邊走了,轉移話題:“咱們班轉來幾個交換生?就06號請假了?沒有遲到的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遲到的!遍Z大班長翻了翻名冊,“一共八個人,還有一個人也請假了!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“08號,說是病了,起不來床!

    時絨一愣:“病了?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不還好好的嗎?

    “怎么病的,水土不服?”

    閆寧:“大概是吧,我也沒見著他,是教官那邊直接和我說的!

    說完,他小聲道了句:“大概也是個o

    ga,體質嬌弱吧!

    時絨眉心一擰:“……哦!

    那估計是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概是因為有帝國的軍校生在,教官想秀一秀聯邦軍校訓練的魔鬼程度,今日格外的過火,一堂地獄級體能課操練下來,整個訓練場上哀聲遍野。

    閆寧趴在地上,渾身濕得像是剛從水里撈出來,手腳好像不是自己的,稍稍一抬,顫得像是通了電。但為了聯邦的顏面,咬著牙堅強地……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教官看帝校生一個個都癱在了地上,面無人色。滿意地點了點頭,吹響了解散哨:“下課了。明天早上還有拉練,大家今晚不要亂跑,都早點回家休息!

    s班所有人上氣不接下氣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看我們像能亂跑的人嗎?亂爬還差不多。

    唯獨時絨一聽哨聲就從地上爬了起來,用毛巾擦了把汗,沒事人一樣轉身往寢室走。

    閆寧看帝校生也躺了,便顧不得顏面不顏面了:“絨姐,絨姐搭把手吧,我真的起不來!”

    時絨搖了搖手上的終端,施施然一笑:“我給你們叫了醫護,一會他們就來拿擔架抬你們了!

    “艸!”

    “淦!”

    “絨姐你太毒了!”

    操場上響起alha們此起彼伏的咒罵聲,前一刻還面如死灰,癱倒的眾人們紛紛顫顫巍巍地從地上爬了起來,堪稱醫學奇跡現場。

    醫護生基本都是oga,哪個alha愿意像弱雞一樣癱在地上,被他們抬的?

    那他們真的寧愿去死。

    時絨:呵,讓你們瞎起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絨回宿舍洗了個澡,換了套干凈的衣服出門。

    正好遇見一步三顫,和舍友相互攙扶著,哎喲哎呦往宿舍走的閆寧。

    閆寧看到她手里的花束,眼睛頓時瞪得牛大,喃喃:“教官說了今晚不要亂跑!

    時絨:“去看個人,很快回!

    閆寧的舍友賊兮兮:“晚上查寢要我給你簽到嗎?”

    閆寧這會兒已經回味過來今天時絨對他格外絕情的理由:多半是不喜歡被人議論和起哄她和二皇子的事,立馬轉頭訓斥舍友:“你傻呀,絨姐說了,很快回!

    時絨羞澀一笑:“我沒回就幫我簽吧!

    閆寧:“?”

    絨姐,你好善變啊絨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交換生的宿舍是單獨的一棟,一層住2人,一人一間單獨的套間,相當的寬敞舒適,一般是供給給前來軍校比賽的外校生住的。

    交換生宿舍樓的監控嚴密,需要有交換生的身份卡才能進。

    時絨給時亦打了電話,但他沒接。

    時絨沒辦法,從外墻爬上了8層,直接從窗戶翻進了時亦的房間。

    書房無人,只有浴室里有水聲淋淋,似乎是有人正在洗澡。

    磨砂玻璃的浴室門模糊地勾勒出一道修長的身影。

    時絨抱著花待在原地雙眼發直地愣了片刻,心想,難怪他沒接電話。

    她差點以為他是病暈過去了呢!

    又怕自己這樣突兀出現,一會會嚇到他,于是躡手躡腳地穿過客廳開門退出去。

    在門口等了會兒,估摸他差不多洗完了,然后再整了整衣服,緊張兮兮地敲響了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門被人從內推開了。

    時絨舉著花:“鐺鐺~聽說你今

    天不舒服請假了,我來看——”

    話音驟然卡在了喉嚨里。

    時亦身上掛著一件寬松的浴袍,微微敞著領口,細膩如瓷的鎖骨若隱若現。墨色的長發顯然剛剛打理過,輕微濕濡的垂散下來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他沒戴面具。

    那是一張足以讓人驚艷到失語的面容,唇紅齒白,如出水芙蓉。

    一雙漆黑的水眸潤濕著,眼尾鼻尖泛紅,似乎剛哭過,幽幽地望著她:“你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時絨渾身一麻。

    感覺自己被什么擊中了,整個人瞬間口干舌燥起來。

    隱約感覺他這一張臉有些眼熟,但又想不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、你……”她險些失語,支支吾吾得憋了半天,“你很不舒服嗎?我怕你沒人照顧,過來看看!

    時亦紅著眼看她:“你還會在意我舒不舒服嗎?”

    時絨:“?”她慢半拍的反應過來人家情緒不對。

    時亦眼眶濕潤起來:“你走吧,我不用你照顧!”

    話是這么說的,他卻敞開了門,自己轉頭往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時絨站在門口愣了一會,麻溜進屋換鞋,把門上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亦躺到床上哭去了。

    時絨抓耳撓腮的,也不知道他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是oga的那幾天?

    肚子疼?

    她顛顛兒跑去給他倒了一杯開水,坐到他床邊去:“要不然,你喝點開水?”

    她聽到他嗓子有點啞,喝口開水可以潤潤喉。

    時亦轉身背對著她,還是那句:“你走吧!

    時絨自知殷勤沒獻好,趕忙上網查了一下攻略,原來oga光喝開水好不了,得喝紅糖水。

    于是起身準備轉去廚房找點紅糖,剛起身走了兩步,屋子里的啜泣聲更大了。

    時絨:“……”

    您這是想要我走還是不想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絨放下水杯,繞到床的另一邊。

    伸手撥開時亦的長發,露出他哭得通紅的眼睛,琉璃似的水眸無精打采地低斂著,有種純凈而脆弱的美感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他還沒有貼隔離貼。

    時絨喉嚨發緊,幻覺一般地感覺自己嗅到了輕微的香氣,讓人頭暈目眩。

    她好像直進屋起,渾身發麻的癥狀就沒有好過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看論壇了?”

    時亦沒有正面回應,垂眸沒有看她,吐出兩個字:“渣崽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她還沒分化,感覺不到空氣之中浮動的信息素,血液卻好像在體內燃燒起來了。

    瘋了一般的喜悅,幾乎要沖昏她的頭腦。

    時絨無辜問道:“所以您這是在吃醋?”

    時亦張了張嘴。

    然而不等他回答,時絨便低了頭,輕輕地吻住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末了,抬眸看時亦一眼。

    他的眸子里只有深深的錯愕,并無抗拒。

    時絨眉眼一彎,偏過頭,再次重重地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絨從未體會過這種失控的感覺,腦中一片空白,全憑激蕩的情緒作祟地與他深刻地糾纏。

    直到他的唇被她碾磨啃咬地發燙,頗顯可憐,方一點一點不舍地松開他的唇,下意識地轉頭想要去吻他的脖頸。

    時亦朝后退了一下。

    時絨心口

    一緊,頓時一個激靈地清醒過來,訕訕:“抱歉!”

    她尷尬地要從他身上起身,卻被人勾住腰抱了回來,按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認真的嗎?”時亦嗓音低啞,眸色幽黑,深不可測,“你不要二皇子了?我這可不給你腳踏兩條船!

    時絨也能容忍oga偶爾的強勢,順從地躺在床上,長發鋪開:“我沒要他呀!

    伸手勾住他的后腦,笑著:“我就要你,行嗎?”

    時亦眸底微微泛紅。

    濃郁的信息素剎那間鋪天而來。

    饒是時絨這樣未分化的,幾乎感受不到信息素的存在,后脖頸的腺體都經不住感到微微的漲痛。

    這是什么等級的oga?

    時絨想,他信息素這么強的嗎?

    嘶,以后可得賣力訓練了。

    不然只怕都滿足不了自己的oga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整日的地獄式的體能課+一整夜的折騰,臨近四五點的時候,時絨才昏昏沉沉地睡去。

    她睡覺的時候姿勢豪放,本來還想和時亦親昵地貼貼,一翻身就自己滾到床邊沿去了。

    她環在他腰身上的手一撒開,時亦便驟然驚醒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身邊的人還在,又默默地湊了上去,從后面緊緊抱住她,片刻也不愿意撒手。

    纏綿地輕吻著她的脖子,低聲喃喃:“時絨……時絨……”

    尾調之中,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亦今天凌晨在論壇上刷到時絨和二皇子的照片之后,便心梗到睡不著。

    起來洗過一回冷水澡,人才冷靜一些,想她還沒分化,應該不至于出什么大問題。畢竟時絨慢熱,要對一個人產生好感,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,應該不太會做這樣出格的事情。

    時亦自我安慰了一番,擦干眼淚,才能繼續睡下,結果便做了一個格外真實的夢。

    夢里的時絨沒有在十九歲那年告訴他,她即將要身死的消息,他們那一生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的見面,是在她畢業的酒會之上。

    她喝醉了酒,獨自一人從酒會的后門出來,靠在暗巷的墻邊醒神。

    那一身貴氣的打扮和強悍的信息素將所有靠近的人驅離。

    時亦原是要去給她一個驚喜的。

    她總說想要見他,哪怕一面都好。

    可他的身份特殊,不適合出現在聯邦領土,更不適合出現在警戒嚴備的軍校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一拖再拖,直到她畢業酒會這樣盛大、人員混雜的場合,才能露面見她一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咔噠——

    時絨靠在墻邊撥弄了一下火機,火星一閃,并沒有點燃她唇上叼著的那根煙。

    時絨猶豫了一會兒,第二次摩擦火石。

    藍色的火焰亮起,燒著了煙頭。

    她蹲在墻邊深深嘬了一口,姿勢明顯是新手,還猝不及防被煙嗆到。

    她氣憤地碾滅了煙頭,扔進旁邊的垃圾桶,呸呸呸地連呸起來:“什么玩意!”

    說要借酒澆愁,那酒意上頭,沖得她頭疼。

    抽煙吧,一股子嗆人的臭苦味。

    時絨怎么也想不通,她明明已經獲得了sss機甲師認證,也拿到了畢業證書,但家里依舊不支持她造機甲,反而要讓她回第二軍區,做一支新艦隊的指揮官。

    日后好一步步上手,接管第二軍區。

    時絨是獨生女不假,但她還有一個堂姐,也是3s級的a

    lha,且相當精明干練,原本一直被當做第二軍區的接班人來培養。

    時絨覺得這樣挺好,根本沒必要讓她回家接手第二軍區,完全是多此一舉,還會破壞她和堂姐之間的感情。

    時絨抵抗過,自己四處發簡歷,想找個大型的機甲制造廠干活,但時越都發了話,其他軍區誰敢收時絨?

    再說,各區機甲研發的方向不同,最新型號都是各區自己的機密,不可能愿意給時絨這樣的外人公開。時絨哪怕真的能研究sss級機甲,其研發成果,多半也不能給其他軍區專用,一定會分第二軍區一頭,那誰還會愿意投資給她,做這個冤大頭?

    要造sss級機甲的投入可不是區區幾百個億能解決的。

    截止到她畢業典禮這一天晚上,時絨已經把其他七大軍區的拒絕函全收了一遍,氣得人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破天荒地放縱自己,在同學們的攛掇下,從酒會輾轉到夜場酒吧徹夜歡,被他們哄著連灌了好幾瓶酒,當場就醉了。

    越喝越沒意思。

    她一生要強,不想當著眾人的面失態,偷偷躲到了后街,自己生悶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巷子里的亂七八糟的醉漢和混混看到她,十米開外便繞道走了,畢竟醉漢也是知道欺軟怕硬的。

    時絨確保自己應該不會被人瞧見,趴到垃圾桶旁邊,抵著自己的上腹想吐,又吐不出來。

    說想摳一下喉嚨吧,又想到自己的手剛摸過垃圾桶,怎么都下不去那個手。

    時絨渾身發燙,感覺酒精快要把她的腦子燒壞了。

    眼前天旋地轉,人站在平地就像是踩在棉花上,自己就不穩起來。

    她腳下一歪,差點摔了個狗啃泥,猝不及防被一雙有力的臂膀攙扶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巷道很黑,她抬頭,看不清對方的臉。

    只覺得他挺高,有垃圾堆的陪襯,身上也格外得香。

    時絨第一反應這是oga的信息素,因為對方的靠近竟然讓她的血液都有些躁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身為alha的尊嚴讓她重新扶著墻站直身體,說了句:“謝謝!

    頓了頓,又善意提醒道,“你的隔離貼沒貼好吧,味道散出來了!

    在這樣的暗巷之中,一個渾身散發著香氣的oga,處境要多危險就有多危險。

    那人愣了一下,說不是:“這是阻隔劑的添加香,沒有oga信息素!

    嗓音清雅溫和,說不出的熟悉與好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恰逢天上一道飛行艦閃過,尾部的探照燈從這一條暗巷劃過。

    時絨腦子卡克,暈暈乎乎地看見他的臉,腦子里除了驚艷以外,再無其他。

    她活了這么多年,沒見過這么漂亮的oga。

    但她是個有底線的人,不至于喝了酒就亂來,再次耐著性子勸他:“我沒事,這片兒太暗了,附近都是酒吧,你一個人在這里不安全,趕緊回去吧!

    一個這么漂亮的oga,敢來這種地方,膽子可真大。

    他卻沒走。

    默默蹲到了她的面前:“你心情不好?為什么?”

    時絨沒有對陌生人傾訴的習慣。

    三次元交心的好友只有虞飛,星網上只有時亦。

    搖搖頭,沒吱聲。

    暗巷里安靜下來,隔壁突然傳來一點不可描述的聲音。

    剛開始只是低低的啜泣,后來慢慢轉急,還有一些不堪入耳的話,讓alha輕點。

    al

    ha低哼怒罵著:“媽的,老子打一個月的工賺的錢,全交代在你身上了,你還敢跟老子提條件?”

    時絨眸子一抬,正好和對面的漂亮oga對上。

    她終于想起隔壁是灰色地帶,紅燈區。

    再看看面前漂亮的oga,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掏出一大把錢,往他手里一塞:“以后手頭寬裕了,還是找個正經工作吧!

    時亦:“???”

    時絨搖晃著往前走了兩步。

    眼前突然一黑,血液瞬間沸騰起來。

    時絨心里一個咯噔:她的易感期好像提前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即便時絨脖子上還貼著隔離貼,那紊亂失控的強悍的信息素依舊在一瞬間就席卷了整個暗巷。

    sss級alha的信息素,對普通alha而言就像是從上而下、無可抵抗的碾壓,足夠讓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隔壁的動靜立馬停了。

    alha跪在地上,連頭都抬不起來。

    oga更是再這樣高質量的alha信息素的掌控下,變得渾身發軟,幾乎要被刺激得進入情熱期。

    “你帶抑制劑了嗎?”

    身邊那個清雅的聲音依舊平穩,“你的易感期怎么會提前?”

    時絨心里疑惑了一瞬:他怎么會知道我的易感期是什么時候?

    alha的易感期半年一次,距離上一次才過去一個月,她根本沒想過會出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天晴書院" 看免費小說,沒毛病!

    (www.azhomereports.com = 天晴書院)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国产成人亚洲综合A∨_九七电影院97网手机版_成 人 免费视频 免费观看_最近最新2019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