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286章 番外三十五 永熠王朝

作者:路歸途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天晴書院=www.azhomereports.com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番外三十五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去堯城官學念書嗎?這個拿著,能進官學,我是挨了我爹——”孟止戈說到這還要面子,愣是對著小書呆的目光改口成:“我爹疼我,我離家出走回去后,他喜極而泣,說只要我回來了要什么都成,他不敢揍我的,我阿爹看著呢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”

    說這話的時候,孟止戈的背和屁股還隱隱作痛。

    他活該。

    姜閔卻不知道是孟止戈吹牛,對堯城官學的渴望,以及對做交流生去昭州的向往,讓他望著孟止戈手里的推薦書函有些動搖。

    ……不、不該要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我丟了!

    “別、別!苯h攔住了,心疼的不得了,“這可是堯城官學的推薦信,可貴重了,怎么能亂丟呢!

    孟止戈低頭看小書呆,嘴角帶著笑,就知道這小書呆會急。

    “寫的是你的名字,你不要那就是廢紙,不丟了還能怎么辦!

    姜閔臉都皺起來了,為難的,最后還是心疼官學收了下來,放在懷中隔著衣裳摸了摸,還有些忐忑,他覺得這樣收下不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收下了臉上還不高興?”孟止戈可好奇了,“你不想去堯城念官學嗎?”

    姜閔連連點頭,他如何不想,他做夢都想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覺得這封信太貴重,我受不起!

    “你請我吃飯花了五十多文,還把你抄書的錢借我充路費,我才能回去,不然早不知道在哪條街上要飯了!泵现垢暾f的夸張,一根手指頭隔空輕輕點了下姜閔的胸膛——那處放信函的。

    “這個嘛,我爹動動筆的事情,不算貴重,而且也不是有了它你就萬事大吉了,官學可嚴苛,大大小小考試,要是成績差,會被罵,還要被勸出去的!

    “不過你放心,你要是被罵了要叫家長,我看你這么呆,就勉為其難充作你大哥,回頭我替你上家長會!

    姜閔先小聲反駁一句我才不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官學夫子多嚴厲,要是叫家長了,你還真要回蓮花喊你爹娘去呀?這不得勞累長輩,小爺大度心地善良,才愿意幫你這個小忙的!

    姜閔一時被唬了過去,覺得孟止戈大好人,全然忘了他剛才要說什么的——

    直到兩人分道。姜閔到了家中,當日傍晚,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,等吃完了,姜閔當著父兄阿娘嫂嫂面上把推薦信拿了出來,說明了原委。

    “我不該要的!苯h有些后悔,下午孟止戈說了官學如何如何,他聽的心神向往,信封也塞在懷里,現在跟家人說起來,不由臉上燒,他占了孟止戈大便宜,不該收的。

    可姜家人想的卻不是這處,聽閔閔說完,各是各的震驚。

    “閔閔你說的是堯城孟大將軍?”

    “鎮南公的孟將軍兒子?!”

    姜家住在府縣中,一座二進的小院子,往上數祖上三輩都是賬房,因此家中不算多富貴,也是殷實。輪到了姜閔爹這輩,姜閔爹在員外家做賬房,姜閔大哥在酒樓做賬房,輪到小哥兒姜閔那是自小愛讀書寫字,學問比他大哥還要好。

    當年姜父教倆孩子識字,后來一道送學堂去了。

    姜大郎比姜閔大五歲,科舉是不成,不是那塊料子,不過算術記賬是承襲了祖輩,知道阿弟愛讀書,那就供著,也花不了幾個錢。

    就是后來成親娶了媳婦兒,姜大嫂對著這位小叔子也疼愛包容。

    所以姜閔性子就是這么養出來的,心思一門學問且單純,外人說起來那就是書呆子,腦子讀書讀壞了,一個哥兒還真學人家黎首輔一般做官嗎。

    現在姜閔說這個,姜家人第一念頭那就是兒子/阿弟指定被狗男人騙了。

    姜家父兄不會說兒子/阿弟呆,只會心里罵騙閔閔的人可惡,還冒充孟將軍的兒子,孟公可是一等公,孟將軍兒子以后承襲那就是侯爺。

    他家閔閔怎么可能認識?

    就是退一萬步講認識了,那孟少爺就心地這么好給閔閔官學推薦函?

    肯定是壞蛋想把閔閔騙到外地去,好騙財騙色——

    可惡!

    姜家男人震怒要說明白,可姜母怕說直白了,傷了閔閔心,拉著兒子丈夫,意思委婉一些,別搞得閔閔覺得自己像是個傻的,就那么信了,壞人騙人,那是壞人的錯,跟她家閔閔有什么干系。

    閔閔聰明著呢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信爹先看看!苯刚f。

    姜閔遞了過去,面上燒的,小聲愧疚說:“爹,我不該接的,就是再想去念書,無功不受祿,我幫他一個小忙,不該貪圖求人家回報的,還是這般厚重!

    姜父把信拆開,寥寥幾句,是以孟將軍口吻寫給堯城官學的,就這幾句話粗的沒半點墨水,怎么可能是孟大將軍手筆?

    閔閔受騙了。

    姜大哥則問:“給你信的騙——孟公子在哪?你拿了人家信,咱們得去謝謝人家,明個我跟你一起去看看!币皇乾F在晚了,那就得這會去。

    他倒是要看看,這騙子長什么樣,非得揍一頓不可。

    “……這個章!苯缚吹阶钅┞涿仙w的印章愣住了。

    鎮南公府。

    這——就是騙子再大膽,也不敢偽造孟大將軍的印章,更別提是以鎮南公府寫的薦信。聽聞孟大將軍治軍嚴,為人也正直,那官學是朝廷辦的,聽聞世家要是舉薦庇蔭后代子弟,需要鄭重,以世家之名。

    只是這都是聽來的,姜父也沒見過,再說在堯城地頭上,那就是孟將軍地盤,寫個薦信,也不必動用鎮南公府的章。

    可話說回來,騙子敢造次章子嗎?

    姜父拿不住了,應該是真的,可一想這是真的就頭暈眼前發黑,孟大將軍的獨子跟著他家閔閔不搭呀——

    “會不會是這位少爺瞧上了咱們家閔閔了?”姜大嫂試探問。

    男子無緣無故對個哥兒好,要么就是有利可圖,這個不作數,要真是孟家的公子,圖他們家什么?那就只剩一條了,圖閔閔這人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,姜父與姜母更是擔憂,惹了權貴少爺,就怕騙的閔閔身子,始亂終棄,他們沒想過賣子求榮,也沒想過讓閔閔攀高枝做人妾室——

    至于正室,姜家人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他們小門小戶的。

    姜閔聽到大嫂說的,大概明白又有幾分懵懂,想到孟止戈的樣子,搖搖頭說:“他說做我大哥,應該不是瞧上我了!

    姜大哥:……

    這一夜姜家人都沒睡好。姜閔是把信件拿出來,慎而又慎的放在一邊,借著窗外的月色,愛惜的看了又看,摸了摸,這可是堯城的官學,只是……還是還給孟止戈吧。

    姜父姜母,姜大郎同媳婦,這會都躺在床上烙餅子,說著那封信和孟公子的事,可沒見過人,怎么掰扯都掰扯不清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姜父讓姜母先去員外家告假,他做了這么多年,請個一日假還是沒問題的,東家厚道人。姜大郎也一般,說晚一些過去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讓閔閔指路,姜閔拿著信件就過去了。

    孟止戈沒亂跑,收拾的跟個花孔雀一般,也沒吃早飯,就等著去小書呆家堵門,讓小書呆帶他去吃喝,他請客。結果沒想到小書呆來了,小書呆他爹也在,小書呆他哥也在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姜叔,這位是閔閔大哥吧?”

    “在下孟止戈,見過兩位!

    姜父一見人就心里沉,因為不像騙子,這少爺模樣長得俊朗氣度也好,比他干活宅子里的小少爺還要好,是、是一種貴氣。

    對的,員外家的孩子可沒這種氣度。

    而姜閔則是聽孟止戈當著父兄面叫他閔閔,耳朵根都快燒起來了,覺得不好意思,忙說:“我思來想去還是不好意思拿你的信!

    “你就說你想不想去堯城官學?”

    姜閔不愛說謊,眼巴巴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就收下,你要是不收我喊我爹和阿爹來——”

    “別別別,哪里勞動令尊的!苯该φf。

    孟止戈不傻,小書呆呆了些,可他父兄今日來找他肯定不是因為謝他,就說:“閔閔要去堯城念書,姜叔和大哥家里肯定不放心,不如一道去吧?官學有學舍,一日三餐是不要錢的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姜家人就被孟止戈給忽悠過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堯城,孟止戈帶著人到家里,都是他的客人。姜家人見到鎮南公府牌子下的將軍府牌子,瞧著膝軟腿軟,可孟夫人是真的熱情好客,半點都沒瞧不上他們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沒個影,幸好是遇到了閔閔——我這般叫你成嗎?”李霖笑的和善,看著閔閔說:“要不是遇到你給了他一些錢,還不知道他要干嘛去!

    “當日回來,他爹就生氣打了一頓——”

    “阿爹!”孟止戈給使眼色。

    李霖心想,這是要在閔閔跟前留面子,便說:“沒真動,他爹嚇唬他的!庇终f了推薦函的事。

    “元寶打小進學堂坐不住,聽他說閔閔愛讀書,我聽了心里就喜歡,我家小叔子就是京里黎照曦……”

    姜閔一聽黎照曦大名,頓時眼睛發亮,也不生澀內斂了。

    李霖見姜閔這樣,也多了話,說了許多趣事,末了道:“……盡管上學去,別給心里添負擔,也不單單因為元寶關系才推薦你入學的,哥兒愛讀書想科舉,這事我聽了定是要支持的!

    姜家人沒想過將軍府的人這么……仁厚近人。

    反正姜閔是入了學,住在學舍,一切都是學生規制來的,正正道道,沒有什么姜父猜想的那般污糟事,比如說是送他家閔閔讀書入學,實則是想拐了他家閔閔,到時候綁到將軍府——

    幸好幸好,將軍府不是那般的。

    就說如今,永熠五年,孟止戈要同姜閔定親。

    將軍府這些日子,客人陸陸續續都到了,吉汀李家到的早,王堅一家隨后沒幾天到,還有昭州的蘇佳渝侯佟帶著孩子、黎春、黎夏,還有陳府的,都帶著孩子,有的還抱著孫兒的。

    時隔幾年見一面,再見說不完的話,總是覺得親。

    李霖同大家問了好,看各個面色紅潤,膝下孩子繞著,尤其是黎春和黎夏兩人,黎春頭發白了梳的整整齊齊,在救濟院當副院,過去那些年也是有丟孩子的,黎春雖是沒名義領養,但在院子長大的孩子都喚黎春媽媽的。

    此時上了年歲,黎春臉上不再是年少時的冷漠寡淡,多了幾分慈愛來,這些孩子暖了黎春的心,有男有女有哥兒,整個人都平和了。

    黎夏胖了些,穿的干干凈凈,還是不愛說話,人老實,可眼底都是高興和平順,過去日子過得好,生活里難免有些磕磕絆絆,可沒吃過大苦頭,孩子都孝順,一個讀書好,一個繡花好,一個勤快老實幫他打理鹵煮店,如今各自成家,買在離他近的院子,熱熱鬧鬧的。

    這樣的日子,黎夏年少時從沒想到過。

    其實如今想起來,他都記不得老家在哪,以前男人叫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所有的好運氣都是那次被家主買了過去。

    如今孟見云與黎春黎夏身份一高一低自是不同,可孟見云見了兩位,還依舊,喚黎春姐,黎夏叔,他們三人是一道被買進黎府的。

    孟見云剛進黎府的時候,發了熱,還是黎夏叔悉心照料的。

    同孟見云來說,這兩位也是他的親人。

    如今兒子定親,自是要接親人見證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若是大人老板在就好了!崩柘南爰抑髁。

    屋里說話聊天的都想,在座的都受過黎家顧大人的恩惠和幫助,若是沒有黎家,他們如今——怕是活不到如今,哪能有這般好日子過活。

    “爹和阿爹如今回村了,我給西坪村去了信,打擾二人了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來,其實路途遠了些,我也怕波折累了阿爹和爹!崩盍卣f。

    那就只能等著。

    后來話又拐到了元寶和姜閔這兒,李霖有意逗大家樂,就說起兒子那時候的臭事來,“他啊那么不愛坐學堂的,閔閔入了學,他是天天過去,比以前打著去學堂還勤……”

    去了學堂也不聽,就是光看小書呆了。

    “都讀得什么呀,之乎者也的煩人!蔽蓓斏,孟止戈嘴上是這么嘀咕,可臉都快笑爛了。:,,.

    百度直接搜索: "天晴書院" 看免費小說,沒毛病!

    (www.azhomereports.com = 天晴書院)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国产成人亚洲综合A∨_九七电影院97网手机版_成 人 免费视频 免费观看_最近最新2019免费视频